2010/06/13 18:47
觉得好累。
六九什么的,基本把我快榨干了
谁对谁错,谁好谁坏

都不重要了,我所相信的,我只相信我所看见的,所以你们给我的舆论,并没法证明任何东西。

谁都有混乱的时候,慌得时候
那又怎能用这样情况下一个人的所作所为便判定为他的全部

舆论都是围观者的传说,围观者永远都只是围观者,他永远不可能知晓真正的事实。
你说什么,我便只听到了什么。然后告诉下一个人,说的好像亲身经历。

难道凭此两点,就可以判定一个人本质的好坏?
我相信他确实是个不够担当大事的人,但绝对不像你们说的那么无耻,混蛋。

我说的是谁,懂得人懂的。



苯蛋(静幽单相思/隐藏属性静临)

2010/03/01 19:55
/1/

“唉?你说平和岛家的那对兄弟阿”

“都是非正常人类呀”
“而且还都很出名”

“还有阿”
“还有就是,大概本质上都是苯蛋呢”

/2/

不管是亲戚邻居还是那个不大幼稚园的全体师生,都知道平和岛家有两个性格迥异极端的小孩,一个每天都暴躁的转着圈跺着脚四处喷火,一个一脸内向不爱说话虽然有点面瘫不过也不是什么缺点拉。

所以基于这样的大众基础认知,平和岛幽时常会被圣母的叔叔阿姨附加上‘大概经常被哥哥欺负吧’‘这孩子一定是被大条神经的哥哥吓成这个样子的’诸如此类非常博得同情的属性,甚至中午幼稚园发午餐的时候都可以多得一盒布丁这样。

所以平和岛静雄暴躁的转着圈跺着脚四处喷火的频率每天都持续性速度的增加着。
嗯,这应该不是巧合……

其实平和岛家的兄弟俩的确存在着欺负者和被欺负者什么的这样的关系,不过欺负人的是那个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的弟弟,被欺负的是那个喷火龙一样的苯蛋哥哥。

不管是喜欢的玩具喜欢的漫画书喜欢的电视频道喜欢的零食喜欢的老师喜欢的爸爸妈妈,平和岛幽就是专门逗着玩一样三天两头从平和岛静雄手里抢走,至于喜欢的人什么的则会暗地故意陷害他在那些人面前留下坏印象。即使抱着那些漫画书睡觉,在布丁上好好警告了‘这是静雄的不许吃’,或者努力讨好喜欢的大人。也完全没有用阿阿阿阿!

以至于有那么一段时间,平和岛静雄一看到弟弟那张面瘫脸就觉得脊背发凉。
但更多的还是怒火,怒火阿!

所以在某个蝉鸣的很好听的午后,平和岛静雄在团团转的极度愤怒之下,不由得举起了自家的冰箱准备扔向第23次大摇大摆吃了自己布丁的平和岛幽。

然后,平和岛静雄被送进了医院。
阿,真该死,骨折了。

大概算是补偿,住院的那些天平和岛幽也请了假,带着那些原本属于平和岛静雄的漫画,端水喂饭的陪他过了几乎整整一周。








/3/

自从那次之后,平和岛幽就不再继续捉弄平和岛静雄了。
嗯,总之可以说是回归了普通人家兄弟的相处模式。

不过平和岛静雄的隐藏属性已被激发,怪力使用频率和进医院的频率成正比增加,面包店姐姐事件过去之后,才学会了稍微的收敛——也只是收敛了一点点而已。

单细胞又苯蛋的平和岛静雄,即使那个时候觉得很受伤,也很快就可以抛到脑后。

再长大些之后,平和岛幽就不再象小时候那样似乎每天都和平和岛静雄在一起了,这种感觉似乎年纪越大距离就越发的远了,虽然好像还是很了解,不管是脾气还是让他真正安静下来的方法,但是大概是他终于认识了可以匹敌的朋友,除了发脾气损害公物又有了其他的事情做,所以总还是有了未知的地方。

后来连平和岛幽自己也有了工作,忙碌到可能几个月都见不到一次。就算是偶尔遇到了,也再没有好好的坐下来说说话吃顿饭什么的了。

缺口什么的,一旦不补就越来越大,越来越遥远。
所以后来就是偶尔闲了下来,也不会去找静雄。那时候大概会喝着牛奶坐在桌子边翻翻以前的旧相册,还曾经有一次突然站起来去试图搬动自己家的冰箱,试了一下就立马停住了,果然那种非常人的怪力只有苯蛋才会有。

再之后遇到有关于静雄的事情是因为平和岛幽被反对者袭击的事情,大概是太红了所以遭到厌恶,这样的事情当然最好不要曝光,公司联系来的是地下医生,来人意外的是以前见过的人。

是静雄小学和高中的同学,在静雄住院的时候来探望过。
新罗医生阿,果然是做了医生呢。

这个人似乎从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不停的说话,所以在给平和岛幽治疗的时候,也在讲着些静雄最近的事情。

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苯蛋,破坏公物的坏习惯也还是老样子,如果略微发现了新鲜的事情,就是静雄大概是恋爱了,对象叫折原临也。其实平和岛幽对这个名字还是很有印象的,自从上了来良高中以后,好像每次静雄咬牙切齿的团团转喷火的时候提到的名字都是这个。

恩,挺惊讶的。
完全没对自己提起过呀。

虽然也许的确不存在这个机会。

/4/

当时平和岛幽只是轻描淡写的回答了一句‘恩’,好像很早就已经知道了一样。

那之后其实平和岛幽有认真的思考了当时自己心里的难受来源究竟是静雄恋爱的却完全没有告诉身为弟弟的他,还是静雄恋爱了这件事情。

结果是应该都有。

不懂事的时候觉得他很一根筋的样子很苯蛋喜欢抢他喜欢的东西让他暴躁的转着圈跺着脚四处喷火结果惹了祸因为内疚所以一直想着怎么对他好把自己的布丁给他吃跟在他身后不惹他生气后来生活轨迹完全偏离可还是觉得好像一切还和以前一样谁都应该和以前一样但是大概是偏离的太久以至于完全不知道不管是欺负他还是对他好都不再是特权了。




果然平和岛家盛产苯蛋。
只有到这种时候,才会迟钝的发现。

平和岛幽是个比平和岛静雄还要苯蛋的大笨蛋。



HOME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