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其不备[一章]

2009/12/03 16:59
目前出来仨角,立志推广夏吉

李吉庆,夏见,魏焱

====================

正文

李吉庆这个名字是他爷爷给取的,据说当时生他的时候他姑正好结婚,其实更准确来讲是他姑结婚的时候,他妈突然临盆了,于是他爷爷当下就觉得这孩子够喜庆够吉利,就有了李吉庆这么个名字。

李吉庆一点没辜负他这么个热热闹闹的名字,打小就爱出头,当了几年附近小孩中的老大,没事煽动煽动群体去弄碎谁家的窗玻璃,要不作威作福捉弄一下谁家的小姑娘,除了偶尔会挨点打,日子过的还是挺滋润。当然没压迫的日子向来都过的飞快,以至于他爸妈至今还一直特感谢义务教育。

从期待到反抗再到日复一日的折磨,李吉庆终于不堪重负学会了和平的过日子。

于是把骨子里头的强硬和歪脑筋,其实说白了就是欠揍的本质隐了下来,从此成为了学习不差也不拔尖,不爱惹事也不装相,平易近人的普优学生一名。

以压线的成绩进了重点高中,对于李吉庆来说一直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奇迹,出于本能的对于未知事物的期待,李吉庆一早天没亮就掂掂的坐着第一班公车上学,期待度与紧张成正比。

来的早,顺着直觉在还有点漆黑阴暗的教学楼里寻找自己的班级,刺激也很兴奋。班级是高一(9)班,据说班里多是入学水平在学年中庸程度的,所以姑且算是个中等班。不出意料这个点压根就没人在,李吉庆自然也没有班级的钥匙什么的,就干脆的把书包撂在窗台上,然后半个身子也倒过去拄着脖子看景。

等着李吉庆看的都有点困了的时候,天也亮的差不多,周围了多了几个穿戴象模象样背着书包估计就是同学但谁也没先大着胆子说话的家伙。李吉庆把快流出来的哈喇子与惺忪的睡意一起终结了,要给即将相处不定几年不过估计不短的同学留一个好印象,这是必须的。

也就他刚端正好姿态,一个一脸灿烂笑的家伙走了过来,扫视了一下站在门口的这几位,然后抿了抿嘴。又扫视了几个来回,落在了李吉庆身上,就径直走了过来,李吉庆楞了楞,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有认识个笑的这么缺跟筋的家伙,对方就先开了口。

“同学,你九班的?”

李吉庆点了下头张嘴应允了一声。

“那知道你班下贱吗?”

李吉庆脑僵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一大耳刮子扇过去,靠,虽然不知道这班什么样,不过有这么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侮辱人家班的吗。幸好还是用力气压下去了冲动,试图努力的消化句里的意思和面前这个依然笑的少跟筋的蠢货,对方就再一次开口。

“就内站起来跟条带鱼似的夏见,认识吗?”他还非用手比画了一下

反映过来是个人名,李吉庆的情绪瞬间从带着点愤怒的不理解转化成了暴笑。太他妈搞笑了,还有人起名叫‘下贱’的,不知道爹妈怎么想的,还跟条带鱼似的,这么些年怎么过的哈。纵然很好笑,不过再好笑李吉庆也还是很快就憋回去了,第一次听就这么笑话人家名字总归是不大好是吧,带着点笑腔,他终于答了出来。

“不认识”

“哦……我看着你个挺高没准认识他”缺跟筋显得很失望“那兄弟,帮个忙,看到夏见了就告诉他魏焱在十五班”说着还不放心的指了指走廊的那一边“就内边,谢谢了啊!”

缺跟筋同学刚走,李吉庆就噗了出来,太他妈逗了,这傻子叫胃炎,和他内下贱兄弟一样一挫名。



李吉庆第一眼见着夏见的时候其实没往他就是内个‘下贱’那方面考虑,主要是因为他其实并不是象胃炎说的那么象长条带鱼。还是因为个高,初中延下来的习惯就往最后一排走,虽然留心找着传说中带有‘个高’‘带鱼’‘应该长的比较搞笑’等缀词的夏见,却并没有在附近大家的耳语言谈中听到这个爆炸性噱头的名字。等到第一天开学基本准备告终,该办该说的都搞完了,李吉庆也已经心生‘找不到就算了,反正本来就和我没多大关系’的放弃念头,收拾收拾打算等老师一声令下就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老师却给了另一条指令。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大家再留一下吧。”

底下嘘声一片,李吉庆也在其中,哪有这样的这就跟放了块肉在你面前,你刚要吃,然后人家说那是坏的一样,但嚎了一半,李吉庆就停了,一是因为知道老师这是摆下马威呢,不拖堂还是老师吗,就算是开学预备,也是不会放过的,嚎也没用。再有就是,自我介绍就省的他找内位夏见同学了,反正回家了也是闲着,在这浪费时间就浪费一会吧。

自我介绍还是很好玩的,说的人紧张的绷着脸,没说的人更加紧张的绷着脸,说完的人一脸乐的看热闹,介绍是一排排竖着来的,李吉庆在第一列的最后一个,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毕竟要给大家留个好印象,之后才好相处嘛你说是吧。不过等干笑的说完自己叫李吉庆,C中学毕业,就立马坐下了开始笑眯眯的看别人的乐子了,只不过是第一排,后面还有很多人。

这个良好的情绪在第二排自我介绍完就瓦解了。

因为夏见根本就坐在他旁边。
也是最后一个位置,正数第二列,就他旁边。

想着这小子肯定听见他李吉庆问别人夏见是谁了,却他妈的连回句找我干吗都没有,害的自己跟群不认识的人问了半天,李吉庆觉得很窝火,这忙帮的太蛋疼太憋屈了。尽管存在着这一层的不满,不过李吉庆当时也的确没去问旁边这人,除了个高,他基本不符合之前李吉庆脑海中关于夏见的一切推测。

李吉庆想胃炎那个一看就缺跟筋的果然靠不住,夏见和带鱼差十万八千里去了。
而且夏见整个一面瘫相,还带着团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气,所以李吉庆当时压根没考虑过靠近或者询问。
至于长相,李吉庆在夏见坐下之后好好的端详了一下,觉得除了欠扁以外,白白净净的还很象个娘们,所以又多了分鄙夷。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