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中心

2009/06/22 02:12
/篮子生日快乐TVT/
/关键词:没有黑手党的原作背景[何]、1827[逆?]、少女风文艺、不知所谓、伪HE/
/暴老梗,JIONG文,后记死长.../


/0/
世界中心
世界中心分两种,‘以某个人为世界中心’与‘以自我为世界中心’


/1/

云雀恭弥特别喜欢高处,所以从他开始驻扎井盛开始,他就占据了井盛中学这栋建筑物的最高点。其实那也并不能说的上是很高,但是井盛地处一个周围并没有更高的其他建筑物的地方,所以云雀恭弥一眼就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这个习惯他一直保存着。
云雀恭弥是那种一有了什么习惯,就不会想着改变的人。甚至后来会变成强制性的条件反射。但他从来不试图‘习惯’别人。

他曾试想过自己的未来。那个未来里有他的井盛,有他的学校,有他的云豆,但从未有过任何人类。不管是建筑物或是鸟都要是比人类可靠的多的东西。不管是哪一个‘草食动物’,在自己身边滞留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也许是一个礼拜,也许是几个月,也许是三年。谁都一样,谁都好。

三年是个周期,谁都别想打破。

/2/

人要是突然醒了,都会条件反射一样睁开一下眼皮。

泽田纲吉的眼皮条件反射般与下眼线分离了一下的时候,他的第一个感觉是冷。冷,但是又很困,于是他的眼皮睁开了一条小缝又迅速闭上了。但是他确实是醒了,从醒了开始,意识就不会听你话的‘休息’了。他一刻不停的运转着,管你是发呆,困倦,他是绝对不会停下的。所以他的意识告诉他

‘你是太冷了才会醒的’然后就是‘从那条小缝里见到了光,天亮了,该起床了’

泽田纲吉缩紧了自己的身子,拼命的用着不影响睡眠的方式移动着身体希望能尽早碰到些什么看起来保暖的东西,结果却什么都没找到。所以他就依然觉得冷得要命,之后他终于半是懊恼半是困倦的撑着床板坐了起来,正面对着的是光的来源。那是一扇没关的窗户,不仅光以他为入口进入了房间,另一个更有实质感的东西也正发疯般的涌进来,吹在泽田纲吉依然困倦惺忪的脸上,栗子色的头发被吹得飘忽起来,从侧面看会有种他飞起来了的错觉。他面无表情的坐着,对着这样卷着湿尘气的气流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就这么吹着,吹就了意外的让人有种奇妙的温暖的感觉。

“下雨了阿。”这么愣了好一会,他终于用着干渴了一个晚上的沙哑嗓子蹦出来一个短句,他发现自己的声音轻的不像话。他拄着床板蹭到了床边,然后左脚先着地下了床,虽然头有种晕乎乎的感觉,神志却十分的清醒,他洗好了脸,之后慢吞吞的刷牙,意外的早起,让他几乎是第一次不用着急或是手忙脚乱。

今天是五月六日,立夏过后的第二天,下了场雨。从早上就开始的。

泽田纲吉提着包朝着学校走,他包里有伞,但是又懒得打,不紧张的感觉反而有点奇怪,让自己整个人意外的慵懒了。结果就这样,头发湿掉了,鞋子也湿掉了,包湿掉了,衣服也湿掉了。不管是脸或是手心,都变得的湿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液还是雨水。天气能影响人的心情,这样的天气让人说不出的急躁,内敛的急躁。

再不多久,大概20天,升学考试就到了。
如果翻着日历算,也许有快三年都没有联系过了。时间太久,从‘快要毕业了’已经轮转到了下一个‘快要毕业了’。

听说昨天的早晨也下了雨,在聊天时还打趣说“因为迟到了,所以出门得时候雨已经停了”之类之类的话,大家还一起开心的笑了一会。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呢?早上迟到了,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开始上第二节课了,之后很快上完了接下去的课程,然后去吃了午饭,吃了汉堡包,因为要赶去听教导主任的训导,起因当然是早上的迟到。学校里即没有什么委员长也没什么风纪委员会,学生不多,所以主任们抽出的点时间就解决了。之后是下午的课,第一节意大利文听得依然很糟糕,虽然已经适应了生活对话,可是实体作答卷子还是一窍不通。不过这样的日子过了快三年怎么也都开始熟悉了,连‘听不懂’都麻木般的熟悉了。然后是数学,再之后是世界史。之后参加的化学补习课程,最后回家后还有英文与意大利文的家教补习,躺在床上睡觉却睡不着,最后还是没忍住伸出手将扣住的日历翻了起来一下,偷瞄着上面的字,不经意的寻找今天,上面用着标准的打字体写着今天的日期,星期一,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之后把头重新埋回枕头,就睡着了。

嗯,这么个流程。
昨天一点都不特别。

/3/

泽田纲吉打算写封信,虽然提起笔就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但他觉得自己还是写点什么好,发自内心的。

‘亲爱的云雀学长。’
太热乎了……划掉…

嗯,‘云雀学长’冒号。
……
…………

果然不行。

都说时间能湮没一切,可是快三年了。突然提起来却还是那么无法抑制的难受。像置身于水中一样,水压迫挤着胸腔,越是拼命呼吸,越是连一个完整的‘呼吸’都无法做到。难过的要命。

/4/

以前。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三年或者再短一点。

突然就决定了举家迁走去意大利,谁知道是工作的关系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就那么决定好了。在从井盛毕业的暑假,炎热的不得了,阳光压得人喘不上气的一个夏天。他觉得他们之前也许是距离恋人还有一层的关系,并不是爱情,比起说那是爱情,不如说那是更为单纯的一种感情。但不管怎么说,云雀恭弥一直都是作为泽田纲吉生活中心而存在的,就像原子核和核外电子的关系。

举家迁走的话,可能就不会再回到那个地方去了。
这是泽田纲吉一开始的观念,这种观念维持了很久。

之后他就真的走了,不管是谁退让一步,和家人反抗或者离开井盛,也许他们就还能在一起,可是他们谁都没那么做,一直放任着事态的发展,没有挽留,谁都没有。之后泽田纲吉想,如果当时反抗从而留下念了高中,那么自己没准已经开始和云雀学长同居了,如果其中一方是个女人的话,那儿子也许都能打酱油了。

他不大记得自己当年为什么放弃了反抗,他记得当时自己在等什么,嗯,大概就是一句话,可是他最后也没能等到。说那是失望也好绝望也罢,总之那个时候再金光灿灿的阳光照在泽田纲吉身上,他也一点都没感觉到暖。

如果云雀学长说,‘留下来吧’的话……

但实际上云雀恭弥从来没对过别人说过这样的话,他的未来没有一个人类或是像泽田纲吉那样的草食动物,这些从来不在云雀恭弥对于未来的设想里。不管这三年怎么样,反正草食动物永远是个插曲。他到也设想过,也许纲吉能打破三年这个规律,可是他却去了意大利,去了距离自己遥远到不能计算的地方,甚至从地图上看都要跨过很长一段距离。全都是一样的,谁都一样。

云雀恭弥早就习惯了自我中心,习惯了止步不前,自我中心的优点就是,他们需要爱,但没有爱也活的下去。

这么说起来我们的未来好像就只有互相遗忘这一种了。那就这样吧。

/5/
5月5日是夏至,是儿童节,是云雀学长的生日。
应该是这样才对。

/6/
毕业考试结束了。

/7/
云雀恭弥还是收到了一封信,他的地址不管几年都没变,日本井盛町井盛中学风纪委员组。国际邮件,在他在天台想着自己究竟是拆开还是丢掉的时候,他听到有个好像有点熟悉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他走到天台的边缘耷下眼皮向下看。

泽田纲吉。

/8/
剧本里的结局
以核外电子为中心,原子核违反自然规律的缓慢的移动了一点。

嗯,就是这样。


/9/后记

挺糟糕的其实很多东西都自行脑补了。没写进去[所以可不知所谓了= =
怕写进去了就彻底悲向了

这么看像是在欺骗,一个看起来似乎是HE的文[扶额
云雀的自我中心,纲吉的以云雀为世界中心。

纲吉以云雀为世界中心过了整整三年,三年里他们有很多不错的时光。他们也许都觉得可能真的可以一直这么下去,连云雀都有点相信了。他想泽田纲吉肯定不会离开他,应该不会。这个时候的云雀对纲吉应该不存在独占之类的心理。因为云雀以往独占的都不是人类,他没有独占人类的习惯,因为人类不重要,不可靠。所以在泽田纲吉提到离开的时候,云雀什么都没说。但是纲吉却又想要听一句“留下来吧”奢望一般的。这也是因为云雀从来没对纲吉说过这样的话的缘故吧?

三年是个轮回

当时不管是谁,迈出这一步,也许就打破了。矛盾了。也许泽田纲吉再等一年,云雀恭弥就会自然而然的和他说了。

开始一直在考虑这是谁的错,纠结了很久= =是云雀的自我中心与不信任吗?是纲吉突然的任性吗?如果这是一次小的错过也就罢了,偏偏一下子就是三年。所以,这就是个很大的错误,让人忍不住去责备的错误。

之后的三年,一开始是赌气,然后是逃避,最后是一下子想起来便不可抑制的焦躁感。
离不开,谁叫他是世界中心呢。

云雀则应该是处于‘果然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忘记就好了’——‘可是又暂时没法消除记忆’,因为很讨厌应该很少会想起来,并不在意,只是暂时忘不了。记得不代表在乎。

之后泽田纲吉选择了回去。时间是个好东西。
这样下去有两个结局
第一种是上面那个,云雀恭弥被触动了,于是他移开了步,第一次,做为世界中心而移动。
但是我又觉得根本没可能那么简单,虽然我们要相信时间是个好东西,他可以淡薄感情,也可以产生瞬间的剧烈性激化。这就跟你忽然遇见了三年前的初中同学,不管他以前在怎么讨厌还是很想拥抱他这种感情一个道理。

但是又不能保证云雀恭弥会产生这样的情感,如果没有,那就是第二种结局了。
互不理解,互不信任造成了已经彻底分开了的前行道路。

而且泽田纲吉以后怎么办,留在井盛?还是带着云雀恭弥一起走?[喂狗血了= =
他们已经各自在自己的道路前进了很远,但爱情却还止步不前[不对,前面说了那并不能是爱情= =
谁有能保证三年前的感觉能那么轻易的回来。
所以我总是感觉很矛盾。

我喜欢第一种结局,但是论百分比来说第二种的可能性更大。
无论如何,过去了的东西就是很难找回来的……吧……



← 周期型FAFM藥物 | HOME | Initial feeling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