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这不是文[1418]

2009/06/22 02:21
土方十四郎X云雀恭弥

很久之前就觉得这个CP[可逆]可萌了[正色]
刚巧生贺了那么一起吧= =[你确定你不是想偷懒么喂]


/废话肯定是架空/

他们的相遇有很多的关键词,比方说:巷角处即将打烊的迷你超市、晚11时24分、奇迹性深夜降雨的深秋、大衣的里料不停摩擦毛衣的声响、意外的在同一货架上的蛋黄酱与寿司醋。

也许是由于快要打烊的缘故,’妈妈家迷你超市’中的一位工作人员——从来对加班毫无怨言的勤劳老伯,随手将今天的最后一袋蛋黄酱挤到了寿司醋的架货栏上,然后拍了拍手转身继续整理其他货架,作打烊前的最后准备。

此刻的前门,两个顾客一前一后进了店,他们大概是互相不认识的,其中一个进门的时候和老板打了声招呼,看来是常客,这家小型超市能开到现在也许就是为了等这一位了。

顺着招呼本来有些困倦的老板也精神也清醒了些,顺势像是要向自己或他人表达‘我清醒了’一样一气呵成的吐了个句子“今天也这么晚阿”

“嗯,有几个文件必须要弄”他挠了挠头发,凉凉的液体在拨弄下蹦进了袖子,冰冷的触感意外的不难受,他随意甩了几下手,然后从兜里掏出了烟点上,就继续往店的深处走,他在寻找‘土方十四郎生命体’存在的必备物品。刚刚为了补充能量完成最后一点工作,他使用了‘喝蛋黄酱’这种极度浪费生命体必备品‘蛋黄酱’的技能,为此他不得不深夜冒雨寻求蛋黄酱的踪迹,如果没有一瓶蛋黄酱在自己身边,他会严重失眠的。

在土方回答这个问题的声音还没完全传进老板的耳朵的时候,店门已经再次打开了,出于职业的本能,老板的目光先被吸引到了新来者那边,而这时土方已经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这么个严肃的主题搜索起货品了。

说起新来的这位顾客,老板对他的印象也极为深刻,虽说他不常来,但每次来都是这样的深夜,穿的衣服也不管春夏秋冬永远都是那套黑色校服。几次下来,不管是这位顾客超脱的气质还是目空一切的眼神都给老板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印象。但是一向热爱与常客搭腔的老板,没错,搭腔也是一种吸引顾客的方式,老板他从来没打算和这位顾客搭次腔,从他多年阅人无数的老练眼价来看,自己要是搭了腔,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虽然最开始他也曾被土方君的青光眼惊吓的胆战心惊了好一阵,不过最后他还是从那暴躁可怕的外表下看到了一颗正直的内心☆

土方一直都对‘妈妈家迷你超市’的印象不错,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家店的货品总是在打烊前胡乱移位,这一直让他很苦恼,他就没看过他的‘爱之女神’好好的摆在蛋黄酱129这个货架上一次过。他每次都得现找,有的时候‘治愈的蛋黄酱’会和一群讨厌的例如: ‘黑乎乎的黑胡椒酱’‘傻乎乎是番茄酱’‘恶心死的凤梨果酱’‘没有比那更难吃的花生酱’这些想起来自己就想吐的鬼东西摆在一起。但是至少前几次还能找到,现在他已经彻底找不到‘永远的主菜’在哪了,但就以前的经验他确定应该是这附近。就在他绞尽脑汁身心难安的时候,他在西北30度看到了那熟悉的,一如既往可爱的如同天使般得,拯救人于苦难水火中的,他亲爱的,不可比拟的,全世界最重要的,奇迹般的存在的,虽然是最后一袋的——蛋黄酱

土方努力抑制着心底翻滚的激动,依然迈着看起来正常的不得了的步伐走了过去,他激动地忘怀的甚至没有注意到另一个脚步也朝着同一个目的地前进。

云雀向来讨厌群聚,可他也必须得适当的去超市购买些生活用品。大部分的东西他可以交给别人去做,可是食材或者食料他还是习惯自己去买,不过超市里时时刻刻都是些数不清的草食动物不停不息的群聚。为此他不得不每次赶着超市快打烊的时候才去购买所需,但他每次只买一样东西,因为他讨厌看到买到物品们的群聚。正在他皱着好看的眉毛思索着这次买什么好的时候,他在自己的东北15度看到了不错的东西,调味品,装在精致的小玻璃瓶里的寿司醋,他一直格外喜欢这种包装。

如果说杀气这种东西是发散于对于重要的/喜欢的东西的保护的话,那么没准现在散发在云雀恭弥个体与土方十四郎个体身体周围的如同放久了的西红柿炒鸡蛋面发酵后的糟糕气息没准就是这种东西了。

先不说在这个和平的21世纪两个普通的夜晚逛超市的顾客如何从腰间肘下闪亮亮的凶器,没错,如果是浮萍柺的话我们还能通融一下,但是那个磨的如此尖锐的很明显是江户时代的官刀一样的存在又是怎么一回事阿喂,在这个普通祥和的,如果愣要说些不同,也就是这场突临深秋的降雨,但无论如何这么个普通的夜晚,究竟是怎么糟糕的人物才会光是对峙就造出这种接近核武器撞击地球的气势一般的武器交锋感阿。

“喂,那是我的”
云雀恭弥半是蔑视的用鼻音哼了一声
“还没有人在我的手下抢走过东西”
“那只能……”土方沉了沉声音,然后立马加重了握刀的力气“为了蛋黄酱背水一战了——”

这是一个糟糕的相遇,但确实成为了他们的开始。

固然土方对蛋黄酱的执念已经差点让他爆发里人格[妖刀魂*村麻纱],但是这副身体早就由于蛋黄酱的未及时补充而无力的要命了。于是他不幸的败了。云雀恭弥拿了他的寿司醋到门口结账的时候,发现老板已经不见了,于是他把钱丢在桌子上就走了。

不得不说,此刻的土方十四郎,已经快要泪流满面了。他躺在‘妈妈家迷你超市’冰冷的地板的上一遍一遍思考为什么那个少年竟然没有拿他的蛋黄酱。最后他得出结论也许这就是“男人的友情!”他肯定是看出来自己为了蛋黄酱的拼出生命的执念了。

虽然自己输了,土方撑着地摇晃的站了起来,黑着脸捏住了货架上最后一袋蛋黄酱,然后朝着大门前进。如果再见到他……也许还是会说句谢谢吧 ……


近闻,受广大群众喜爱,营业业绩一直都是附近最高的‘妈妈家迷你超市’在那个突临降雨的几乎没人出门的深秋夜晚之后意外的就关门大吉了,这件事情给了附近居民一个不小的困扰,大家也对这件事情议论纷纷,现在为您报道周围群众对这件事情的猜测与看法——

“呲——”土方十四郎一边扶额一边按下了遥控器上的红色按钮。



← week to week/骸中心/第一周/ | HOME | 初次见面3月25日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