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邻居/1/

2009/06/24 03:23
》》视角:泽田纲吉

目前纲吉正在自己的新家里一脸放松的悠闲的喝着咖啡,当然,这只是表面现象……

就在大概五分钟前,纲吉还在为自己新买的洗衣机抓狂,说明书大概被送货的弄丢了,导致纲吉对这台机器毫无办法……不过也就在三分钟前左右,这个美好的机器终于美好的运做了起来,这令泽田纲吉十分欣慰,于是便放着水回到了大厅,冲了一杯雀巢咖啡。

于是就是这个舒缓心灵与肉体的美好时刻,纲吉听到门被谁敲响了,‘咚咚咚咚’的很有节奏感,纲吉想难不成音乐家登门造访了?但是纲吉瞬间摇了摇头结束了脑内剧场,刷了站了起来。因为站的太急,结果导致那杯热咖啡溢出了一点并不偏不倚的洒在了纲吉的手指上,突如其来的热度令纲吉一下子惊叫了起来并条件反射的把杯子扔出去了, 杯子带着咖啡在屋内划过一个十分美丽的弧度,然后掉到地上碎成一团。

“啊啊啊……啊列?”纲吉用嘴含着被烫的手指正在考虑究竟要先收拾还是要先开门,结果门外伴随着‘咚咚咚咚’的节奏敲门声还有个暧昧的男人的声音飘进来
“亲爱的~~你没事吧?你家的水漏到我家去了”

泽田纲吉毅然选择了先去开门。大概与此同时跳进脑中的是无奈的一个月前的事情

泽田纲吉目前就读于井盛大学,原本设想的美好的大学生活却毁在了舍友的手中。因为井盛大学是一本市最雄伟巨大的一所大学,所以,在校学生是两人一宿舍。并且拥有两室一厅的绝佳分配。

而泽田纲吉的舍友就是一个对于各种各样的花产生异常爱好的人——白兰,小名阿花。

首先泽田纲吉对于宿舍中无休止的各种各样的花香表示无比的怨念,但更让泽田纲吉受不了的是,阿花每天都不停的蹭在泽田纲吉的身边,无休止对其进行骚扰。并且常常对着他的耳朵吹气,还总是不停的说:“小兔子~~今天晚上我们一起睡吧~~~”

对!这个语气就和外面的那个变态一个样!!

所以每天晚上泽田纲吉都把门锁检查一遍又一遍,并且提心吊胆睡眠糟糕,结果就是白天上课的时候总是打瞌睡。但也庆幸于此,泽田纲吉认识了云雀老师。

云雀老师的课从来都没人敢缺席,而且大家都是大气不喘一下的,所以当纲吉连续在他的课被拐子叫醒三次后,终于被叫到了云雀的办公室。阿列?说起来这个办公室怎么好像比校长的都要大诶?诶诶?这不是校长么?怎么一脸毕恭毕敬的走出来,关上门还大大的舒了口气?……何…什么人物

但迫于无奈纲吉还是推门进去了。
泽田纲吉说那一刻他对于自己在云雀老师的课上打瞌睡抱以十分巨大的懊悔。

刚进去就被询问噎住了:“不会敲门么?草食动物?”然后是一双漂亮的凤眼盯着自己。纲吉甚至感觉自己被盯的脸都要烧了起来。

「其实以前完全没有注意到阿,云雀老师原来这么漂亮来的…=皿=我在想什么」

纲吉对于自己的想法十分无语……但他还是选择了重新出门,然后敲门,直到云雀老师说“进”,他才毕恭毕敬的走了进去。他可不想在与拐子作什么亲密接触了……看着亮晶晶的满好看的你不知道打在身上有多疼……

大概说明了原因以后,云雀看了看纲吉,然后说:“我快要搬家了,以前的房子租给你吧。”
“嗯……哈?!好,好啊!!”纲吉觉的受宠若惊,这种比被哈雷彗星击中地球的事件就这么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当然他并没有看到云雀露出的那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或者奸笑?[滚]

“不过”云雀仔细的上下打量了纲吉一番大概是出于慎重慢慢的说“你要小心你楼下的住户,他是一个猥琐的变态。”
“诶?”

于是就这样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那么现在站在门外的这个人,就一定是云雀老师说的那个变态了吧……

》》视角:六道骸

六道骸对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出差十分不满,毕竟医生这种职业的活动范围正常讲只是在医院的某层楼吧.但是他还是被逼无奈的去了,毕竟六道骸对于违抗领导命令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兴趣。所以当回到家的时候他都要高兴死了!因为他十分想念自己温暖的小家以及——楼上的调戏[单方面]奸情对象,云雀恭弥。

正当他打算简单收拾一下,就上楼的时候,某个偶然抬头就他发现了自家厨房的墙壁正以难以察觉的速度迅速殷湿。

「哦呀哦呀~是小麻雀他家漏水了?嘛~知道我回来了也不用用这样的方式欢迎我嘛クフフ」六道骸自我陶醉了一下,便毅然上了楼。

敲门的时候,似乎听到了屋子里面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而且似乎还有谁的惨叫[?]虽然六道骸内心想着小麻雀似乎是不会发出这种声音的吧……但是他还是用特别关切的语气说了一句

“亲爱的~~你没事吧?你家的水漏到我家去了”
然后面前的门就开了。

》》平行视角

打开门的瞬间两个人都惊讶的楞住了。

六道骸对于面前这个陌生的在小麻雀家里还用嘴允着手指一脸弱受的家伙表示十分的”……”
泽田纲吉对于面前这个长相异常华丽,浑身散发着和云雀老师完全不同的气质并且一脸不相信的眼光打量着自己并被云雀老师称做猥琐的变态的男人表示十分的”……”

最后还是六道骸首先打破了沉默。

“啊类?我没看错吧?我这才出去几天啊?小麻雀还学会金屋藏娇了?啊拉啊拉,不过就算藏也是我藏他吧!!”与此同时,六道骸开始死命的朝着屋子里面看

于是纲吉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评价只剩下了,他是一个‘猥琐的变态’。

“你!你不要乱说,只是云雀老师租房子给我而已,而且而且……他不在这里的……”本来纲吉打算对于这个变态施以严厉的打击,结果出口便成了这样的句子。甚至带着委屈的调子。“等,等一下?你刚才说的漏水是怎么回事?

“对了!!”六道骸瞬间想起了刚才还洋洋自得的以为小麻雀是要欢迎自己的漏水事件!现在自家的天花板已经彻底报废了吧!!于是他一把抓住纲吉的胳膊,把他拽到了事发现场。还摆出一副,这房子我比你熟的样子来。

所以前一秒纲吉还不满于胳膊的疼痛与这个猥琐的变态的行经,下一秒就彻底楞住了…………

“诶,这是我家么?”还没等纲吉继续说话,六道骸就已经先行一步关掉水笼头开始抢救地板了。于是纲吉也不好意思的挽起袖子加入了行列。
正当纲吉努力的用抹布吸水拧干,再吸水的不断重复过程中。他感觉有一道目光死命的盯着自己。

于是他抬起了头。然后他发现果然是那个猥琐的变态。并且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忽然感觉那张脸正迅速的靠进并准确无误的用某个柔软的地方糊上了了纲吉的左脸.

纲吉在一瞬间跳了起来,尽力朝远离六道骸的地方移动并伴随着“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我我我我!!!”的喊叫。并尤为不幸的因为说话过于着急而咬到了自己舌头。于是喊叫变成了想要叫痛却发出声的“唔唔”声………………

六道骸的原本目的其实是很单纯的,只是想给这个小孩一点小小的惩罚罢了,不过,从某一方面讲,可能也有那么一点’哦呀其实这小孩仔细看看也不错嘛~’这种’反正你刚才吓了我一跳那么类似的调戏一下也没有关系拉~’这种猥琐念头存在,结果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于是他发誓他只是好心的打算去扶他一把。

结果纲吉条件反射的一脚揣了出去。
于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六道骸跌到了水中……

阿列?…裤子……似乎,
湿掉了呢…………

泽田纲吉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说尽好话才把满脸黑线纵横的六道骸终于送下了楼。他甚至怀疑已经是凌晨1点左右了。于是说那个人真的是太神经质了,纲吉感觉自己筋疲力尽的倒在床上就可以一动不动的睡着。

而事实也正如此,他回到家扑倒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事实也证明,即使一样是有变态在周围,楼上楼下的距离总要比同一间房子好。而这个距离让纲吉升学以来第一次安心的睡了一觉。

其实也说不上安心。
因为纲吉梦到和京子吃西餐。京子,系花也,和纲吉也就有个几面之缘。

地点是在那种豪华的西式餐厅,纲吉甚至能感觉到身边充满了粉红色的少女气氛,可爱的女孩子就是招人爱阿!于是纲吉低着头一边傻笑一边努力切着牛排,结果却怎么切都切不开,在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切下了一小块,可当他把牛排放进嘴里打算对对面的京子笑一笑的时候,却惊奇的发现,对面的京子已经变成了云雀老师。纲吉倒吸了一口凉气,云雀老师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蔑视的从嘴角蹦出一句草食动物,便不在理会纲吉了。于是纲吉满脸疑惑的继续吃牛排。当下一块牛排费劲心力的送进嘴中后,纲吉下意识的瞧了瞧对面的云雀,这一次纲吉吓的把叉子都掉到了地上。因为眼前出现的是两张巨大的脸。一张的眼睛下有紫色倒山的花纹,另一张的眼睛是红色的上面还写了个六。

然后两张脸一起说:小兔子~不要再吃那该死的牛排了,我们来吃你吧!~
于是纲吉活生生被吓醒了,他感觉比做了被杀人狂追杀的噩梦都要可怕。

在与纠缠在身上的被子做了一番挣扎以后,纲吉成功的站了起来

「一大早就这么累还真是让人怨念,不过那个梦更可怕啊真是!」纲吉做了个幸好醒了的表情,长长的舒了口气。

「不过,没记错的话,今天有云雀老师的课哦!虽然从某些方面来说,云雀老师的课是很可怕的…………不过,其实也是有那么点期待的……怎么会有这样的矛盾啊……」纲吉拼命的甩了甩头,想要自己清醒一下。

出门的时候还是很欢快的~果然睡的好了心情就好了!当然这股心情愉悦的感受只保持在出门1分钟前。在泽田纲吉只差一步便平稳的下到了三楼的时候由于种种原因导致的失去平衡,全身的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以右脚脚尖为轴心旋转X度。

纲吉说,他真的听到了那一刻右脚脚踝处的‘喀嚓’一声。

如果说人的大脑是无限大的,那么当时不管纲吉的大脑究竟有多大,所有的空间只放着一个巨大到可以塞满任何一个小小的边角的【痛】字。

几乎是下一瞬间,他就蜷缩起了身体抱住了右脚,疼的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声音完全堵在了喉咙变成了哽咽。况且他根本不知道要向谁求救。
所以当身边的门打开时,他感觉自己见到了天堂。

当六道骸正打算开门上班开始美好的一天[误]的时候,发现门前的地面上躺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是昨天没有良心的把自己揣进水的新邻居。

但当纲吉透着泪水隐约的看清了这个从天堂的光晕中走出的人的时候,脑中稍微挤出了些许空间盘旋了小小的一句「可惜这个人绝对不是救世主……」不过只是泽田纲吉这么想

好吧,不管是出于医生职业的道德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六道骸俯下了身子将纲吉的裤子慢慢挽起来观察起了纲吉受伤的右脚。结果左看右看了好一会,第一句蹦出来的句子竟然是:“呦,皮肤很白呢~”

“………”纲吉咬牙切齿的看着面前的‘猥琐的变态’,处于想骂骂不出来想说说不出话只能用扭曲的表情表达心理活动的状态,至于原因,大概除了因为右脚疼痛的自己快要休克了,再就是,平时太乖了根本毫无骂人的经验这种原因吧。

“不要乱动呦~没事的,只是……。啊,不对,骨折了。”六道骸调侃了一半时候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正色说着。与此同时六道骸将纲吉横抱了起来。“那,好人做到底,我送你去我工作的医院吧クフフフフ~”



← 所谓邻居/2/ | HOME | week to week/骸中心/第一周/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