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邻居/2/

2009/06/24 03:25
》》》视角:六道骸

其实六道骸看到了新邻居露出的绝望表情……不过他可是自得自乐的开心的不得了。当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来。

于是报着这种无视自己难得的好心肠还揣了自己一脚还把我亲爱的小麻雀换走了的死新邻居不好好欺负一下我就白六世轮回了的念头,六道骸做了一件违背了医生良心的事情。不,其实,说起来他真的有医生应有的良心么?

坐着六道骸的丰田小汽车,两个人直达了六道骸的工作场所,井盛黑曜第一医院。

其实医生是很有钱的,毕竟大医院的流程都是很规则的,挂号,检查,住院,收红包,手术,再收红包。所以说你看六道骸内小汽车还是最近新换的。

说起来这个俗气的医院名字,其实别说第二医院了,全井盛这种类型的医院也就两所,一家是井盛医院,一家就是六道骸的工作地点,其实原本这医院只是叫井盛黑曜医院来的,不过最近新换了个院长,是个看起来三十多的男人,还是从意大利留学回来的,叫什么夏尔马还是夏马尔来的,一来就嚷嚷着改革,第一件事就是把院名改成了这个什么第一破名字,他是这么说的,“要显出医院的高级性”是说高级个屁阿,还不全都一个样。第二件事就是把全院的护士的制服换了,深绿色上衣和短裙,于是说大叔你只是想满足自己的那啥啥的嗜好吧,不过也的确不是不白改的,这医院的住院人数现在还在不断的持续上升着,多数为男性,年龄基本在在35至65之间,而且基本都不用住院的也嚷嚷自己快死了需要医院那爱的关怀。

[于是说我那可爱的新邻居,你说我是废了多大力气才让你免了已经排队到大街外三十米的挂号直接入院的呢?クフフフフ,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视角:泽田纲吉

天知道泽田纲吉在一边忍受着从没停止的脚踝处的疼痛之余看到眼前那一早上就排起的只能在倒闭的建筑工地看到的农民工讨工资的场面在一家医院面前上演,心理究竟已经纠结成了什么样子。

于是说泽田你果然忽略了往往变态都生活在变态云集的地方这种事情吗?

当然幸亏他的新邻居是个医生,还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于是走后门这种事情在这种医院永远进行的十分顺利,他一个转眼楼下的人山人海已经消失殆尽,九楼骨科区32号床,满眼见到的就是窗外的那浮云,其实如果不是门对面正好是六道骸所在的办公室,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腿上已经被打上了石膏,是说似乎要两三个月才能出院,因为被善良的护士姑娘告知不要乱动的话可以好的更快,泽田就开始连大气都不喘一下一动不动的像具尸体一样躺在那里。

是说虽然那护士姑娘是很善良很美好,不过为什么她一定要剪一个和楼下住的那个变态一样的凤梨头。而且这是医院吧……她是不是穿错了制服……

虽然抱着以上疑问,但是泽田对护士姑娘的印象还不是不错的。而且在泽田不能吃饭的时候还偷偷拿了点东西给他吃。

说起来不能吃东西的问题让泽田纠结了很久,本来嘛,只是脚伤骨折阿,根本和别的没什么关系吧,可是医院却经常下通知叫他去做检查,而且最后一句永远是为了您的健康着想之类之类的屁话,这次似乎又要做什么胃透镜,不让吃东西,泽田这两天打营养液打得都快抽了,肚子空的让人想死啊,而且都这样了还要抽血呢……要不是那位善良的护士姑娘,自己应该早就打开窗子顺着浮云跳下去了。

几天下来,泽田并没感觉到自己的脚哪里变好了,但身体的其他部分基本已经被折腾垮了。

》》》视角:六道骸

六道骸其实过的特愉快最近,其实是欺负人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这已经不单单是大快人心的问题了。天天上班看到纲吉君那一脸发霉的样子就别提多愉快了

但是最近自己并没有那么多时间搭理他,于是就叫了库罗姆看着他,库洛姆是个很好的姑娘,同时也是他的女儿,好吧是说他们的年龄只差几岁也没什么啦,总之因为六道骸的特殊癖好,他就是特喜欢她叫他爸爸的样子。

不过最近她似乎和泽田相处的不错,竟然开口和六道骸说“爸爸,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他饿得很难受呢”是的她可是第一次反驳六道骸的话,所以他就特和蔼的和她说“我可爱的库洛姆~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当天晚上,因为刚好值班,六道骸就去看了下泽田,那个时候其实他已经睡着了,他仔细观察了半天也没有发现那一脸倒霉相的新邻居是什么地方让他家的小库洛姆动了恻隐之心,不过他睡觉的样子真的是太JIONG了,为什么会有人在脚打着石膏的情况下还能和被子纠缠成这个样子的= =。

结果出于一个好人的良心[误]就忍不住就上前把这个白痴与被子分离,是说果然是个孩子,骨架几乎才和库洛姆差不多大小,哦哦这脸软软的真好戳[喂喂别这么快就把真实目的暴露出来= =]

第二天六道骸又逃班了,当然叫他爸爸的那姑娘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六道骸现在有要忙的事,那就是去骚扰他的小麻雀。

》》》视角:云雀恭弥

对于云雀恭弥来说,最近的日子真的是十分安逸,一口气解决掉了一个麻烦和一个惹人厌的草食动物,云雀恭弥感觉很开心,实际上也用不上开心这种词汇来形容,但总之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于是云雀恭弥今天买了两个汉堡包。

云雀恭弥确实高估了他自己的胃。

先不说垃圾食品究竟有多不健康的问题,一餐吃两个汉堡包下场除了撑死就是噎死吧,不过云雀恭弥他的进食速度是极其缓慢的,这两个汉堡包他在井盛大学的的A楼楼顶边看他美丽的校园,边喝日本茶,边听耳机里的校歌的,吃了整整一个下午,所以说云雀恭弥既没有撑死也没有噎死,他只是很不幸的拉肚子了。

不得不说,这个结果比前两个都要糟糕。
于是在那个惬意的午后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云雀恭弥已经从楼顶转换了地点,那就是厕所。
云雀恭弥还特意去了一楼的教师职工厕所,他一直认为,身为最爱井盛大学的教师,更应该遵守一切的学校规定。所以当云雀恭弥到达厕所的时候基本上整个人的表情都黑的不成样子了。

说起这间厕所,这就是全井盛大学,不,乃至全日本,这绝对是设计最豪华,用料最高级,投资最巨大,外表最新颖还有着日式风格的厕所!

用云雀恭弥的话来说,这只是一群草食动物在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再后来,准确说是某次除了云雀恭弥的全校师生参加的大会后[因为云雀从不会参加这种草食动物的群聚],这间厕所就正式成为了云雀专用。当然云雀恭弥自己并不是很清楚这些事情。因为云雀恭弥使用这间厕所的次数,是用十根手指,不,是一只手就可以数出来的。

这大概是第五次云雀恭弥拉开了厕所的门,走出来洗手,然后,厕所的大门缓缓开了,云雀恭弥头也没抬,洗好了手就优雅的朝大门走去。然后门外的人似乎是第一次来这间厕所,不熟悉地型,忽略了门和厕所地板的相差高度,就随着前脚的踩空身体一口气砸了下来,他没砸到地板,因为他砸到了云雀恭弥。

是的,至此剧情又朝着俗套的方向进行了,云雀恭弥就这样被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直接压倒了,嘴巴还被一股比萨味糊住了。而很巧合的因为拉肚子的关系云雀恭弥真的已经很虚弱了。但也不至于连抬起一个草食动物的力量都没有。于是他就用手向上撑着想把重物从身上移开。结果他一伸手,就看到一张红的比汉堡包里的西红柿切片还红的脸,麻利的跳起来,捂着嘴巴拉开门冲出了门外,哦之后好像听到了远处有什么类似撞到了树干上了闷响声。

云雀恭弥不屑的用手背抹了下嘴,然后蔑视的说了句“草食动物。”接着又轻轻皱了下漂亮的眉毛,转身第六次拉开了厕所的门。

》》》视角:DINO

虽然由于工作的关系DINO已经来了好几次日本了,但是他对日本的地形仍然很不熟悉,今天他终于坚定的命令了罗马里奥自己一定要自己出去走走,便毅然一个人出了门

罗马里奥是迪诺的手下,所以迪诺自然就是罗马里奥的BOSS,他是意大利加百罗涅黑手党家族的10代首领,据说是没有手下在场的话就会变得十分笨拙。

迪诺最初的目标是寻找一家寿司店吃吃正宗的日式寿司,但是转了很多圈都没有找到店,其实迪诺路过的寿司少说也有6家了。最后似乎还转到了一所大学,虽然这所大学距离市区很远,但是DINO却真的迷迷糊糊的前进到这里,也算是个奇迹了。报着传统的大学里什么都有卖的念头,迪诺走了进去。但是这所大学真的是太大了!!别所寿司店了,那一排排整齐的楼看得迪诺直晕。于是迪诺现在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但是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家寿司店。

是的,那种传统的日式风格,和这么美丽简洁的门,还有那门旁边的壁画!啧啧,太有日本的氛围了!所以迪诺想都没想就推门而入。

其实那一瞬间迪诺就想,这种一脚踏空的感觉,自己真的经历了很多很多次了,他甚至都快认命的闭上眼睛等待亲吻大地了。而事情的结果却是DINO并没有砸在熟悉的地板上,而是撞倒了人,并由于惯性压在了被撞的人身上,又因为身高得关系,刚巧暧昧,不,已经不是暧昧的,直接亲吻了对方。

那一刻迪诺是真的愣住了,脑内一片空白,眼睛死死瞪着面前那双漂亮却目无表情的凤眼和微皱的眉毛,然后感觉到了腰被人家抬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破门而出。那可是,意大利加百罗涅黑手党家族的10代首领的FIRST KISS 阿!

正这么想着,自己又撞上了厕所对面的樱花树。

那真是糟糕的一天,迪诺这些天总是这样用手拄着头看着窗外想。寿司也没有吃到啊……明明已经找到了寿司店。果然没有罗马里奥还是不行啊……叹气…………………而且…而且还……还……还……………………

对于自家BOSS的最近的经常性反常,类似于,脸红,捂脸,无声尖叫状,摇头,冥想的摸自己的嘴唇,罗马里奥一直明白BOSS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肯定与恋(奸)情有关。果然BOSS长大了么,罗马里奥欣慰的笑了起来。那么,BOSS,这次就要看你自己的咯~[罗马里奥这个镜头你的表情太少女了……]

这种状态的迪诺持续了三天左右,然后他就毅然决定,他要去找他。
这个时候云雀恭弥还不知道自己又多了个大麻烦。

〉〉〉视角:六道骸

六道骸开车到了井盛大学刚打算进大门的时候,被另一辆黑色的车子超车到了自己的前面,其实那个时候六道骸真的没有怎么在意,一直到他开到了井盛大学的停车场。

因为那个该死的车子占了最后一个车位。

六道骸用能让人看了一眼就可以直接出门左转六道轮回去的目光和一脸发霉的表情放盯着那辆黑色的车子,已经有五分钟了。

井盛大学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标准整齐按顺序停在停车场的车子,一律咬杀。是的,这个规定的来源是六道骸的小麻雀。被这个规定祸害的车子,每天都会有十几辆。当然七八年前云雀恭弥来到井盛大学读书并带来这条规定的时候,全校的车子几乎全部被咬杀了。

六道骸之前的车子就是在这里报废的。那个惨状一直让六道骸觉得格外的震撼。其实那天他只是路过这所学校,想起来小麻雀似乎在这学校当老师,就打了转向开了进去。随便找个地方一停,就在学校里面溜达起来。那个时候六道骸其实特陶醉,诸如【你看小麻雀咱们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医生这不就是绝配嘛~KUFUFU~】,【哦呀哦呀~这个地方好,樱花开的真是灿烂,对面还有如此精美的日式风格建筑物,不如下次我们也在这尝试一下少女浪漫[误]】,或者【小麻雀你去哪里了,你看我转了这么久都没有发生命运的邂逅这种事情YIYADA我都失望了】此类此类。

然后抱着‘好不容易来了一次,至少要见小麻雀一面’的念头,随便拉了个人来问

“请问一下,同学你知道云雀恭弥老师的办公室在哪里吗~”六道骸一脸正直的询问着。
“哦?云雀恭弥阿~”紫色倒山刺青上面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六道骸,然后用右手从左手的棉花糖袋子里拿出一个棉花糖慢悠悠的开始在手里捏咕起来。“这样的话……我刚巧要找云雀老师呢~那么就,一~起~去~吧~”

用凤梨不能吃的皮想都知道面前这个人绝非善类,六道骸十分后悔自己的轻率。但是然后他又下了个错误的决定,那就是抱着‘最差不过是被调戏两下,反正还是能见到小麻雀’的试想最后还是跟着人家走了。结果被人家一边语言调戏一边领着的把整个学校都快走遍了连天都快黑了,却依然没有看到小麻雀的办公室。

而最后终于在对方那句“可能是和路痴住的太久了~我今天怎么都找不到云什么老师的办公室了呢~哦呀天都这么晚了,不如来我的寝室坐坐吧,今天小兔子君似乎不会在家呢,就算在家也绝对不会出来妨碍我们的哦~”彻底积怨爆发了,用力一拳把对方打闭嘴,便气急败坏的离开了。果然这个时候只有拳头才可以发泄积怨情绪。

然后当六道骸走到停车的地方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车子已经成了那样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六道骸在井盛大学门口等公车等了一个小时,请相信我那之后的一周他绝对没有停止过用长长的句子骂这所混蛋学校。尤其是后来知道竟然是小麻雀砸烂了自己的车之后,吐嘈内容又增加了一条【小麻雀你不会不知道那是我的车吧,绝对不会不知道吧!】。当然这一切没有在云雀的面前进行。

所以这次,是经历的严重的思想斗争的六道骸第二次来到这所破学校。

“KUFUFUFU~”六道骸持续布满黑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那么这次,我陪着我的车子等着你来咬杀哦,小~麻~雀~”

〉〉〉视角:云雀恭弥

用云雀恭弥来说,安逸的日子才没过了几天,麻烦就重新一个个接踵而来,这个世界上的草食动物怎么不一口气全死光了。

目前云雀恭弥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喝日本茶,对着门外敲门的人说请进。然后门就被推开了是个金黄色头发的后面还跟着三个墨镜西装的男人。不得不说,云雀恭弥对这个人似乎有点印象,但具体是在哪见过的已经想不起来了,毕竟对于云雀恭弥来说,草食动物全部都长一个样子。如果非要区分一下的话,也就是以草食动物A,草食动物B,草食动物C之类之类的为代号简单辨别一下罢了。

“请问是,云雀恭弥老师吗?……打听了很久,似乎您是最像‘那个人’的那,哈哈”来人不好意思地抬起手挠了挠后脑的头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一脸害羞的不自然的笑的起来。

“有事快说。”
“就是那天……那天……我在寿司店的门口,因为没有部下在嘛,所以就不小心摔倒了阿哈哈……压……压到了您真是很对不起呢……”现在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完全不敢正视云雀恭弥了四处乱蹿着。

“寿司店?”
“是啊……就是对面有樱花树的那家”

“……”

“有什么不对吗? 对了那家店的门旁边有一个很有风格的壁画,画的好像是……在树影间鸣叫的鸟似的……”大概是生怕了云雀恭弥不知道,金发男人不停努力的回忆着并边用手比划边描述着。

“……”
“……”
“……”
“……”


“那是厕所。”
“咦咦咦咦咦!!!!!”

“草食动物。”云雀恭弥说完这句话,就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起身径直将还在门口的四人当成背景,走了出去。现在是云雀恭弥‘是时候出去转转我美丽的学校了’的时间了。当然然后因为部下鼓励和信任的话语而从石化状态恢复的某人也贯彻了不要脸的原则伴随着‘没可能吧,没可能吧,那种地方怎么可能是厕所?日本的文化果然很复杂……’的不相信表情跟了上去。

〉〉〉视角:六道骸

“他是谁?”六道骸一眼就看到他的小麻雀已经朝着自己走来,虽然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一个看起来长相还不错的金发男人,以及再后面的同样鬼鬼祟祟的三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典型的必要的龙套。

“不认识。”云雀恭弥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指向停在停车位外的六道骸的车子“比起那个,这是什么?”

“是因为……”还没等六道骸说完,他的小麻雀已经直接抽出拐子朝着车子的方向冲了上去。结果被跟着冲过去的六道骸反手挡住,一把被揽进【充满爱意的=////=】拥抱中。[备注:【】内字是作者被六道骸附身了才写出来的。]

“KUFUFU~~小麻雀,比起那个,你干嘛搬家呢?”

大概也就是快到不到一秒钟的事,云雀恭弥的脸色从面无表情变黑然后推开六道骸抬起拿着拐子的手用力敲碎了车子的防风玻璃和方向盘最后留下一句“因为我讨厌四面八方传来的诡异笑声”便扬长而去。你看,六道骸的小麻雀就是那么厉害。

最后事情是这样发展的。六道骸再一次在那个倒霉的公车站喂蚊子加等了一个小时,而且还是看着那辆超了自己车的黑色车子载着鬼鬼祟祟肯定,对!绝对是和小麻雀有JQ的金发男人从自己的面前一溜烟的驶过。

六道骸真的受够了,这所狗屁学校!



← 所谓邻居/3/ | HOME | 所谓邻居/1/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