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邻居/3/

2009/06/24 03:26
》》》视角: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现在正躺在自家的床上,闭着眼睛欣慰地微笑着。所谓人生这种东西,再美好也不过如此吧!事实证明,兔子急了是会咬人的,废柴急了也是会逃院的[但泽田纲吉保证自己绝对没有欠那混蛋医院一分钱!]。泽田纲吉十分满意现在的状况,事实上再在那家除了照顾自己的护士姑娘以外全是神经病的变态医院呆下去自己真的会神经错乱的。

在这个幸福的时刻,唯一不能让泽田纲吉释怀的就是那个被护士姑娘叫什么骸大人的姓什么六道的混蛋,泽田纲吉是一定要向他讨回公道的!天啊不行了,就没有这么欺负人的。据说每个人的人生当中总有一些底线存在,而那个姓六道的混蛋已经彻底跨过了,还是狠狠地大步跨过了泽田纲吉的底线。

事情是这样的。

由于胃透镜之后,又被下了验骨髓的通知。泽田纲吉真的快绝望了

是的,正如泽田纲吉拿到消息的时候真的已经完全忽略了饿了三天身体已经虚弱到崩溃的事实从床上噌的就坐直了起来的麻利动作,大脑已经快速通知了四肢“我要逃院”的命令。

然后泽田纲吉穿着病人服就跳下床抄起自己床下的个人物品就跑了起来,甚至没有坐电梯,直接就从楼梯奔下去。人在绝望的拼死状态下可是很有潜力的。直到跑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开了门,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在向前迈了一步的时候被门槛绊倒了。

泽田纲吉肯定自己那时候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想着大概是石膏就松了口气。这个思路蹦进大脑的同时身体也噌了坐了起来。是吧,是吧,那个腿骨折了的泽田纲吉是跑着回来的吧!怎么会是跑回来的啊!!

大概在门槛上坐了两分钟,泽田纲吉拿到的确切的答案。

自己一定是像个白痴一样的被那个姓六道的变态给耍了。明明只是扭伤吧,哪里来的骨折?只是摔一下怎么会骨折的阿混蛋!更受不了的事自己竟然白痴的想都没想全都信了。于是终于想清楚了的泽田纲吉站了起来,然后弯下腰拿起散了一地的东西,装进箱子里,走进门,关上了门。

终于回到家以后的泽田内心真的是充满感动的。第一件事就是走进浴室洗了个美美的澡,而且高兴的还哼出了国歌,他平时可是从来都不唱国歌的。然后光着脚丫子跳跃状的回到软软的床上,静躺享受那自由美好的透过了自己家中的窗户射进来的阳光。顺便思考着怎么跟那个凤梨头的变态理论。

泽田纲吉真的没有想过和变态理论这种事情本身就是错的。

大概一下子就醒了的时候是5点50,在医院习惯了每天早上被通知单吵醒果然是留了后遗症。于是泽田纲吉想了想,最后决定不能浪费这么美好的早上,于是他毅然换了件衣服就出了门,实在是太久了,没感受一下美好的自然是什么感觉了。

实际上云雀老师住的这家公寓是真的很高级想这么高级的公寓云雀老师竟然那么便宜就租给自己了真是个好人但其实要是没有那个姓六道的变态的话生活肯定特美好特悠闲吧于是说自己真的是个拥有吸引变态的体质吗?

泽田纲吉深深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们真的应该佩服泽田纲吉,不是每个人都能在吐完这样一个无标点符号的长嘈之后还能叹出气来的。不过泽田纲吉那一刻真是太忧郁了。泽田纲吉默然抬起手扶了扶额,决定怎么也不能浪费这么这么一个住进高级公寓的机会,打算在公寓小区里面好好散散步。

说起来泽田纲吉散步散的真的是很开心的,你看开心的都忘记回家的路了。

所谓高级公寓这种东西,就是说高级到每处都有漂亮的植物和高大的树木,再加上整齐而长相一致的漂亮楼房的一大片土地。这种地方最容易迷路了。因为云雀老师家刚好是北门进入后的第一座,所以很好找,但是里面就不是哪个样子了。那地方根本就和死亡森林一样,保准你进去了就出不来,如果误闯了就等着体会日日徘徊在整齐的公寓楼之间的绝望吧。

现在是早上7点23分,泽田纲吉只不过才迷路半个小时而已。好不容易到了上班族住户们上班的时间,泽田纲吉发霉的表情终于好了一点。想到刚才,只能问到晨练的老爷爷老奶奶们,因为他们自己已经在405到440这一圈楼里打转了整整三圈。虽然也许这并不是人家的错。

现在是早上7点54分,泽田纲吉迷路一个小时零一分钟,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那些人都是不要命的,果然日本地铁和巴士太挤了是么?人都养成了钢铁体质横冲直撞习惯,这也就算了,撞到了人总要扶起来吧,一句对不起人就闪没烟了,这是什么速度阿混蛋,这真的是人类的速度吗混蛋!

现在是早上8点24分,泽田纲吉迷路一小时零三十一分钟,基本已经处于绝望的状态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泽田纲吉出院以来可是还没吃一顿好的呢,就他那打了三天营养液的身体,这真的已经是极限了。所以那丛丛公寓楼缝隙处若隐若现出的大门轮廓,真的让泽田纲吉感动得快哭了,于是连滚带爬地跑过去一问,人家说这是西门,北门要旁边一点,然后还特细心的边比划边给泽田纲吉指路:你这样走,再右拐,然后左拐,有三条小路,走最左面那条,一直一直走,能看到一个喷水池,然后朝四周看,看到XX超市,进去买瓶水,歇几分钟,然后从超市的后门出去,一直向前走,就是了。

现在是早上9点30分,泽田纲吉迷路两小时零47分钟,在经历了不小心走出方向四次然后彻底失去方向,最后却误打误撞的终于到了北门的时候,泽田纲吉特想冲上去拥抱北门的门卫同志。但是他基本已经失去这种奔跑的能力了。于是用龟速爬到自家的楼下大门口,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向上慢悠悠的爬着。

》》》平行视角:六道骸&泽田纲吉

由于六道骸对某所大学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某种境界,所以原计划的三天骚扰麻雀计划彻底被全盘打破。而且内心受挫败严重,不管是对车还是对人……于是六道骸在自己的床上已经赖到8点59分46秒了,抱着枕头握着闹钟在床上来回打滚。在指针终于指向九的时候,六道骸终于决定不能这样下去了,怎么也要先填饱肚子。消极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于是六道骸缓缓的从床上爬起来迈着沉重的步伐去冰箱。

不知道为什么冰箱竟然空了,是说果然是最近为小麻雀太揪心了都忘记买食材了么。

于是纠结了好一会,六道骸终于决定出门去一次超市。随便抓了套衣服连脸都不想洗了的六道骸站到了门口,结果楞了一会还是回去洗了个脸,顺便陶醉的对着镜子把自己脑袋上的凤梨叶子朝上揪了揪。‘人嘛,要活得有朝气’这是六道骸的原话。

然后把笑容调整到正好的程度,握紧把手打开了门。

“咦?!泽田纲吉?”

对于突然打开的门泽田纲吉的确是受到了惊吓。不过他的体力已经不允许他惊吓了。于是他勉强抬了下头,瞄到是有着僵硬笑容同的姓六道的变态医生,就重新把视线挪到地上又上了一个台阶。泽田纲吉发誓,他绝对没有一点蔑视六道骸的意思,他只是太累了他真的太累了!

但对六道骸来说可绝对不是这样,他生气了。于是六道骸一把抓住打算转过弯继续爬楼梯的泽田纲吉

“哦呀,你的腿好了吗?要不要我再复查一下。”于是泽田纲吉迈了一半的步子直接停在了半空中,想着如果有力气的话他真想一脚把那个变态踹倒冥王星去。可是六道骸根本不管这些,直接弯下腰,挽起泽田纲吉的裤子,还狠狠的捏了两下。然后才一脸若无其事的说“好了哦……那么,对于救了你的医生,请我喝咖啡吧~KUFUFU”

然后泽田纲吉就被六道骸与其说领不如说是像抹布一样的被拖到了咖啡屋。泽田纲吉的煞白的脸和脑袋周围的黑线对比起来真的很吓人。

六道骸叫了一杯雀巢咖啡和两个草莓蛋糕。[作者乱如:其实你只知道雀巢咖啡吧你就知道雀巢咖啡吧混蛋,你个只喝的起速溶咖啡的死穷人= =]

不得不说泽田纲吉他是个好人,就是别人给他一巴掌他还担心人家手疼,别人给他一块糖他就感动得热泪盈眶的那种。于是六道骸在泽田纲吉内心中的好印象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十倍,纵然那个基数实在是太低了。

泽田纲吉的吃相真的很糟蹋那亮晶晶的草莓蛋糕。于是六道骸甩了甩手里的纸巾示意泽田纲吉来拿,六道骸确定以及十分确定泽田纲吉在某一瞬间脸红了,绝对脸红了!其实泽田纲吉真的是被感动了,他真的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变成这副死德行的原由根本就是这个变态造成的。

然后六道骸说"所以今天哈尼你去我家睡吧,反正楼上下的很方便~”
泽田纲吉真的差点没被刚塞进嘴巴的整块草莓直接咽下去。

“为……为……为啥?”
“因为原来说是哈尼你请我喝咖啡的~可是现在是我在请你喝东西嘛~而且我特怕黑一个人晚上睡不着”
“请…………请不要用那种一听就是假的的理由………我……我一会付钱………”

“我已经付账了哦~~”
“……”

实际上最后泽田纲吉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样的被哄骗的莫名其妙的就去了六道骸家。或者说泽田纲纪根本就是走错楼层了吧只是走错楼层了吧!

喂喂你骗谁啊……

》》》平行视角:六道骸&泽田纲吉

于是说谁能告诉泽田纲吉他为什么会抱着不属于自己的衬衫站在自己家楼下的洗澡间里面露出那么莫名其妙的表情。

其实泽田纲吉半回家半顺路的到了六道骸家门口的时候还在努力的劝说着六道骸,自己还是比较想回家。什么衣服放在洗衣机里还没晾,满屋子都是灰尘要好好打扫,太累了要回家歇息,掉落游戏闯关指南节目要开演了之类之类的。

可是六道骸完全不吃泽田纲吉那一套,抽出钥匙就打开了门,然后提着还在重复‘我要回家’的泽田纲吉的衣领就进去了。

于是泽田纲吉满脸不情愿的走进的是一间特别普通的房子,不论是构房结构还是简单的摆设都和刚到云雀老师房子的时候很像,都只是用来睡觉的地方。结果就产生了自己其实只是回家了吧的错觉,然后六道骸猥琐的语气就又流进耳朵里了

“哈尼累了吧,洗个澡睡觉吧~~~”

‘现在还是白天吧,只是下午一点钟好吧,才一点钟好吧,而且你不是说怕黑才拉我过来的嘛变态!’泽田纲吉还是没有把这句嘈吐出来呢,六道骸就用和阿花一样的变态语气继续说了起来

“哈尼你没有带衣服出来吧KUFUFU~虽然我比较想看没穿衣服的纲吉君,不过还是若隐若现才比较美好呢KUFUFUFU~~哦呀哦呀~哈尼你就不要犹豫了快点去洗吧,还是你想和我一起洗鸳鸯浴我也一点都不介意哦~”然后就把泽田纲吉连同他那句没说出来的‘我家就楼上,我回去拿’一起推进了浴室。

于是泽田纲吉在浴室门口楞了好一会,直到外面的六道骸的声音从门缝里飘进来

“哈尼你真的想和我洗鸳鸯浴么?~~”

然后泽田纲吉光速脱好衣服,打开水龙头。然后看着那个门总觉得不对劲,最后想起来了,一个箭步跳过去把门锁上了。果然和变态在一个空间内不管隔多少道门都觉得不安全。

于是说这个世界上原来是有凤梨味的香皂和洗发露这种东西,泽田纲吉真是第一次知道。实际上凤梨真的有味道么?而且为什么是香皂啊为什么是香皂这种一定要直接往身上擦得东西阿混蛋!很不卫生吧,格外的不卫生吧!!!泽田纲吉就差点没把那块凤梨皂用水冲洗的就剩一半了。好不容易洗好了澡,泽田纲吉才发现六道骸只给了他衬衫……裤子呢?怎么没有裤子阿?

望着自己依习惯洗澡一定要顺便把衣服洗了的那堆湿衣服,泽田纲吉决定以后一定要改掉这个鬼习惯。

但是现在呢,谁能告诉泽田纲吉现在怎么做啊。

结果在泽田纲吉还在纠结是向外面那个变态要件裤子呢[这是找死],还是等着自己的短裤干掉呢[这是等死]的时候,六道骸到是提前说话了

“哈尼洗好了吧~那我进去了~”

泽田纲吉真是太相信那个卫生间的锁了。以至于完全忽视了自己只是套上还没扣扣子的衬衫就小心翼翼的对着门回答说“那个你忘记给我拿裤子了,可以拿一条过来么?”

泽田纲吉真的特想不通为什么六道骸会吱嘎的推开门然后声音也变得接近了起来“可是我觉得哈尼你要是再穿裤子了就不诱人了呢~KUFUFUFU~”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然后六道骸就把泽田纲吉直接拽到床上,拉过被子身体像橡皮泥一样糊上泽田纲吉然后闭上眼睛睡觉。

〉〉〉平行视角:六道骸&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其实对六道骸这一系列的行动有点反映不过来,所以说现在那个紧紧贴在自己身上的热热的还不断在脖子的部位呼吸空气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啊……

于是说扣子还没有扣上呢,裤子还没穿上呢怎么就被人莫名其妙的拉到床上了的。是说泽田纲吉的大脑现在真的很混乱,一般来讲,废柴属性的生物要一动不动静下心想三到四分钟才能把复杂的事情努力思考到差不多清楚。可是这种环境怎么可能让人静下心啊混蛋。所以泽田纲吉终于在5秒钟内决定选择一条捷径而不用思考的方式,那就是光速从这种环境中先挣扎出去。

“哦呀哦呀,哈尼这样可不好呦~~~~这是惩、罚、哦~~~”

结果橡皮泥锢的更紧了,泽田纲吉觉得这样下去自己肯定直接升天了。而且上天之后和人家交流死因的时候,还要一脸无奈的说是因为自己力气太小大脑太笨了,反应无能活活被不明凤梨锢[误]的喘不上来气活活憋死了得多丢脸。

大概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不明意识思考中,呼吸也逐渐均匀了起来,果然温暖的地方就是很容易让人想睡,实际上根本是今天早上迷路累得太惨的原因好吧。

不得不说,在泽田纲吉彻底睡着前六道骸睡的还是满好的,果然是抱枕太过舒服的缘故么。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原因是感觉有谁一边摸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凤梨头一边不断像个小动物一样在自己的脸上贴。喂喂毛发类的东西扎到眼睛了很痒誒!然后不爽的睁开了眼睛。结果发现是抱枕主动蹭了过来。其实六道骸真的是很高兴的,实际上一开始只是觉得太无聊了,所以把倒霉的泽田纲吉拉来当可以顺便调戏的抱枕,结果你看这只像兔子一样的小家伙是如此的主动呢KUFUFU~

变态分很多种。而六道骸就属于那种你不搭理我我偏调戏你,你搭理我我更为其甚的那种。于是伸出爪子刚打算抱上去,泽田纲吉却一个蹬腿把他踹下床。

请相信我手还僵在半空中的六道骸先生此刻的心情真的很复杂。六道骸从来没被人踹下床过,连他家小麻雀都没这么做过[是的云雀恭弥一般都是用拐子打的]。可是这个混蛋竟然把他踹下床?!还有上次,上次也是他吧,把自己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把自己踹下水。哗的泽田纲吉你是踹上瘾了是吧!

“所以说哈尼你就是太小了,还不懂做什么事情都是有代价的是吧KUFUFU”六道骸黑着脸笑着一只手扶地,一只手揉着自己摔得生疼的屁股站了起来。

而此刻的泽田纲吉还沉浸在自己的梦境中。你看他总是这么会做梦。他梦到了自己回到了5岁的时候,那时候爸爸好不容易回一次家,送给了自己一个很大凤梨娃娃[当年好像这种玩具很流行来的],当时高兴的不得了,每天都抱着凤梨娃娃来回蹭来回捏,结果邻居家的哥哥也想玩,可他爸爸不给他买,于是邻居家的哥哥就把纲吉的凤梨娃娃抢走了。他就很伤心的坐在地上哭,然后爸爸温柔的笑着过来了,说小纲吉没事下次我在给你买一个 ~于是纲吉就不哭了,就和爸爸玩起了追跑游戏……

再然后呢,再然后泽田纲吉就醒了。



← 所谓邻居/4/ | HOME | 所谓邻居/2/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