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邻居/5/

2009/06/24 03:31
〉〉〉视角:泽田纲吉

在图书馆吹风吹得醉生梦死的泽田纲吉被人拍了肩,于是十分不满却又不得不努力的睁开了眼睛。

结果是一只眼角有半倒山花纹的笑眯眯的眼睛正微笑的望着自己。泽田纲吉说当时别说被冷风悠悠吹得悠闲愉快安详心情瞬间远去了自己浑身上下已经鸡皮疙瘩满地了,这就和正听着‘就因为爱’的时候忽闻路过的棒子族一句五一二雪灾了一样震撼而惊悚[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穿越了]

“小兔子~~~~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阿……还……还好……。………阿…那个,你分到新的室友了吗?”泽田纲吉对天发誓他这么问绝对不是出于关心阿啥的,他真的很怕阿花把他再拉回去,说起来当时自己一句道别的话都没说回宿舍光速收好行李就偷偷跑出来了,然后又因为腿受伤[?]的原因而神隐去医院了,搞得现在他看着阿花特不好意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一个劲的用手搅着衣角。

[删除线]泽田纲吉发誓他真的没把自己诱受化[删除线]

“有呢~~是个很可爱很诱受[?]很美味[??]很表面正直内里YD[???]的乖巧[重音]孩子呦~~~”
“阿……哈?”
“不过我还是很想念小兔子你呦~今天晚上不如你们两个一起服侍我吧~~”
“请……请……请不要再继续视奸我了…………”
“小兔子你想让我光明正大的在图书馆[哗]了你就说嘛~”
“不好意思我还是有事……”

“哦说起来是呢,今天有ADDITIONAL MATHEMATICS的课程呢~云雀老师那种美人的课程可不能缺哟~~走吧咱们一起去吧~~~刚好昨天和小正折腾得太厉害他今天不能陪我出来~~~”

〉〉〉视角:泽田纲吉&白兰

被阿花拉到了教室的泽田纲吉真的觉得自己的人生格外糟糕尤其是在发现因为被拉着而控制不住身体动能在门口撞到了拿着书本进教室的云雀老师的时候。

云雀老师狠狠地瞪了泽田纲吉一眼,然后就不再理会他们进了教室。不管泽田纲吉的反应有多迟钝但奇怪的超直感却瞬间蹦进了大脑。不对劲,云雀老师很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

先不说被撞到得云雀老师基本上会出现咬杀,提拐子,脸色黑的发青[?]等必然反应今天一概浮云了,光是那个虽然被隐藏的很深,但被撞了一下于是不小心跌出来一点的表情就很值得怀疑。那,那,那是,那是MADAM叔的表情!不会看错的!天啊,短短一周左右的时间没见,那样强大的无人可侵扰的神样的无所不能的鬼之云雀老师竟然露出了MADAM叔的无奈绝望表情!

总之,这件事情出现的太惊人了。 而且在泽田纲吉正纠结的时候,面前又瞬间飘过去四个人,对,一瞬间就飘进了教室!完全看不出来是谁甚至人数都是超直感出来的。超直感又告诉泽田纲吉,云雀老师变成那副模样一定和刚刚的神之黑影四人众有着必然的关系。

=============

“咦咦,你看!又出现了欸!”路人A指向正数第五列的桌子。
“小声点”路人B对着路人A使了个眼色“不知道云雀老师在前面吗?你想被咬杀啊混蛋”
“可是……真的已经出现了整整六天了欸= =有云雀的地方就有神秘四人众在,真的好奇怪哦= =,而且这节课还永远躲在第五列桌子的下面= =”
“……是啊……为啥就对那排桌子那么执念……”
=============

这边听着路人闲聊的泽田纲吉好像终于明白了点什么的时候那边阿花已经拉着泽田纲吉坐在了第五排。对就是神秘黑影四人众躲着的桌子的旁边位。泽田纲吉虽然很纠结,但出于对云雀老师的关心与爱[?]于是也就一脸情愿的坐了过去。

严格来讲,上课的时候,尤其是上云雀老师的课的时候,吃东西,打瞌睡,发出声音等都是完全禁止的。否则你就等着拐子挥向身体的滋味吧,不过最近这一原则似乎出现了改变。

云雀是那种从来不讲课的老师。基本上你只能看的到他整理过的习题和总结的复印纸,所以两个半小时的课程云雀老师说出来的字应该不超过二十个。而那二十个字基本上是“XXX咬杀”“XXXXXX咬杀”“XXXXX咬杀……”诸如此类。然后在大家埋头整理的时候,云雀老师就悠闲的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如果谁发出一丁点动静就会瞬间被咬杀。打瞌睡的话就看运气问题了,如果云雀老师刚巧抬一下眼然后看到你了,你就糟糕了……不过云雀老师的睡颜什么的,也是广大学子强烈修这门课的原因。

阿花也有这个爱好。

不过这两天他格外的欢快,虽然早先的时候云雀的睡颜让他十分的兴奋,不过什么东西都是这样看多了就没意思了。所以这几天云雀上课的时候一直睁眼的样子让阿花格外的=//////=。所以每天一边添棉花糖一边看云雀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旁边的座位已经是阿花人生的一大乐趣了。虽然被强烈的无视掉了的问题让阿花格外不爽。不过其实视奸啥的,想象啥的确实永远都要比现实有乐趣。

于是正一手捏着棉花糖一手玩弄泽田纲吉头发偶尔捏一下耳垂另外盯着云雀想象中的阿花[阿花你还真会享受= =]突然被旁边的泽田纲吉推了一小下,然后面前出现了一张纸条

‘那个黄头发的人是谁啊?[你旁边桌子底下的]’
‘不知道呦~小兔子你对他有性[重音]趣么?’

‘……………………’

‘小兔子我可以帮你介绍下哦~’

‘……………………’[我错了我就不该问阿花]

〉〉〉视角:云雀恭弥

把那只草食动物拉上车的原因,其实云雀恭弥并不是很明确

但基本上,他只是想尽快逃离那堆在他身边群聚了整整五天的草食动物,至于为什么带上了那只黄毛草食动物,大概是觉得如果不带走他明天其实自己还是会继续被跟吧,这就叫一物降一物,万能的云雀恭弥偏偏就对死皮赖脸你越打我我越凑上术无计可施。总之处于种种原因,云雀恭弥当时直接就转身把黄毛草食动物拉上了车然后发动马达,走人。

云雀恭弥的新家在22层。而且云雀恭弥有个癖好就是不爱乘电梯.所以DINO就跟着云雀恭弥爬了22层的楼.期间摔倒12次,十次是自己爬起来的,一次是拽着云雀的拐子起来,一次是拽着云雀的衣角起来的.云雀恭弥说,那个黄毛一脸感动得样子其实很讨厌.

大概到了22层的时候DINO整个人已经累残了.这也彻底把DINo属下不在即废柴的本能严重的激发了出来.幸好最后DINO是爬进云雀恭弥的家门口的,不然那五步路他能摔20次.关了门以后,云雀恭弥就不再搭理DINO了,他去洗了个澡,然后直接躺回床上睡觉,彻底把还在门口发楞的DINO当透明人.哦其实也没有,最后他有轻描淡写的望了DINO一眼说"发出声音咬杀"才悠悠飘回床上的.

云雀恭弥真的以为,也许只是一个人的不群聚的DINO自己也许就不会那么那么那么的讨厌.可是他真的错了,DINO在客厅造出了这个房间云雀恭弥住十年加起来都不可相比的噪音.

比方说,摔倒的声音,茶杯碎掉的声音,被什么弄痛了的哀号,再次摔倒的声音,卫生间拉门拉开的声音。又一次摔倒的声音……云雀恭弥感觉自己的大脑快炸掉了。

结果打开卧室的门,看到满地板上的的血滴和倒在浴室的正试图爬起的DINO,云雀恭弥觉得格外无奈。

事情的结果是,云雀恭弥打开镜子后面的医疗柜拿出药箱打开后淡淡扫了一眼了挑了碰伤药和绷带然后转身拽起还没爬起来的DINO的衣领把DINO拖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这真的已经是云雀恭弥的极限了,虽然然后他就看到某个黄毛专心致志一脸正直的把绷带直接缠在手指上,重点是,他还缠错了手指.

云雀恭弥就在一边看着他缠,没有阻拦,也没有说什么.这样的沉默定格了好几分钟。

“欸?”
“……”
“欸欸!!!”
“……”
“我……似乎好像缠错手指了……”

然后迪诺一脸正直的对着云雀恭弥比了中指。
……

最后云雀恭弥还是没有给迪诺缠绷带,但是一直到迪诺努力的缠好了伤患处,他都一直坐在他旁边。并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但是很明确虽然这个家伙和六道骸一样死皮赖脸但是的确有着什么不同的地方。

再后来,云雀去擦了地板然后回到房间里睡觉,迪诺看着云雀擦地板然后在沙发上睡着了。

云雀恭弥喜欢一个人呆着,可是有谁非要挤过来他其实也并不介意,毕竟真正挤到云雀恭弥的生活中去的到目前为止还是空白,或者其实以后大概也是空白。

云雀恭弥一直认为,六道骸其实是明白这点的吧。
云雀恭弥也一直认为。迪诺大概这辈子都明白不了这一点。所以他才会一直保持着单纯的执念守在自己的身边。所以才一辈子都甩不开。

其实云雀恭弥他错了。

》》》视角:泽田纲吉

上完了云雀学长的课,泽田纲吉依然没找着个合适的理由摆脱阿花。阿花说他饿了,于是他们就一起去了学校食堂。在路上泽田纲吉一直在忍耐阿花时不时贴上自己然后一脸违和的正直表情说着诸如“其实我更想吃你呦~”“小兔子~一阵子没见你又瘦[受]了”“我们还是回寝室3P吧~”之类的让泽田纲吉的表情越来越僵硬的句子。

为什么会有人的精力这么旺盛阿……泽田纲吉无奈的想着,他忽然同情起那位替他受这份罪分配到他曾经住的那间噩梦般的房间里去的同学了。但随即他又想起来其实现在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这个世界的变态就是太多了……人家都说人之所以成为变态都小时候受过什么心灵创伤,不过他更觉得阿花和六道变态医生完全是因为本质如此……

阿花在食堂买了一份棉花糖套餐,泽田纲吉买了一份拉面。
泽田纲吉对于阿花的棉花糖套餐之谜已经没有什么惊异的情绪了,说实在的泽田纲吉和阿花同宿舍的日子里,他就没见过阿花除了吃别人[啥?]和吃棉花糖之外还吃过别的东西。

阿花的紫色眸子一直有着强大的功能,这一点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他既能一边搜寻着食堂里有没有什么值得关注意淫的美人,一边视奸面前拉面的蒸汽化在皮肤上特有美感的泽田纲吉,一边又能确保着棉花糖准确的在被玩弄后塞进自己的嘴里。

别的不说,泽田纲吉一直很佩服阿花这点,因为此刻他只是拼命把阿花那猥琐的眼光瞪回去就用尽全力了。

这时他忽然发现阿花眼前一亮。他还没来的及顺着阿花的目光看过去,就发现一个漂亮的男人已经坐到了自己旁边。

超直感告诉他,这个人肯定就是那个倒霉的替自己承受了井盛大学最糟宿舍的同学。
“白兰大人,这位是?”[开什么玩笑,为什么住在那么糟的房间还能露出那种闪光的好看笑容阿喂,而且白兰大人又是啥啊,敬语是用在这种变态身上的么……]
“彭割裂家养的小兔子呦~”[彭割裂是啥阿喂,阿花你又JUMP看多了吧!]
“这样吗……”正在泽田纲吉深度沉浸在脑内吐嘈的时候,这位同学的视线终于从白兰大人转向了泽田纲吉。“小兔子君您好,我是入江正一”

………………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已经吐嘈不能了。
他条件反射的应了句
“入江同学你辛苦了……”
“嗯?”
“没什么……”他再次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入江,看来已经不仅是被变态干扰生活的程度了……太糟了,这位同学似乎已经完全的变态中毒了……

》》》视角:dino
同居是个好事,但也有着必要的麻烦。

能够和恭弥同居,这件事让Dino整个人都荡漾了。以至于现在闪光属性全开,甭管什么时候看到谁都是一脸kirakira的笑容。

恭弥就提出了两条要求:‘群聚咬杀,噪音咬杀’。虽说这两条放在DINO身上有了些赶鸭子上架的意味,不过DINO对此似乎毫不介意,他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嗯,想都没想。

由于决定过于轻率,所以同居以来短短的时间内DINO被咬杀的次数整个一树型图,虽然DINO一贯坚持着打倒也要贴上去的基本原则。再然后DINO终于想起来有个不错的法子他一直没想起来用,所以现在云雀恭弥就看到他家客厅干净的墙面上多了个装饰品,还是个挺大的装饰品,不仅大,而且,十分让人有咬杀的冲动。

“这是什么”
“罗马里奥的等身相片”精准度完美的KIRA微笑可以媲美条件反射举起的右手上的闪亮牌厨勺。
“……”

同居生涯共维持了两天零4个小时。
之后DINO就光荣的被踢出去了。

实际上他绝对不是故意要把罗马里奥的照片放的那么大的,但是经过长期性当然也有一些偶然成分的实验中,DINO无意中发现,“照片魂*罗马里奥”道具的功能属性的高低,与其清晰/完整度、jpg.大小、罗马里奥拍照时的状态有极高联系。清晰度好搞,虽说照片破损有些时候也是难以避免的事情,但是“照片魂*罗马里奥”具有补给属性,一带带两张,手里一张,手表夹层里一张。而拍照状态则以——‘最敬仰的目光’与‘深陷困难的皱眉’为最高状态,当然其他的也能提高基本属性,但是多数情况下无法达到HP/MP/QP[不对]/鞭系SM[误]攻击等技能满格。而最重要的其实是jpg.大小,虽然这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但他确实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如果道具“照片魂*罗马里奥”进入超过真人 罗马里奥的大小,那么加罗百涅的BOSS将成功进入冒格/暴走状态,所有上限增加10%并附送‘那一抹世间最美丽诱人的微笑’技能]

其实云雀恭弥能一脚就把DINO踹出去,还是他无意中,先一拐子破坏了简直是在侮辱他的审美[小罗……拍肩]的令DINO属性技能全满的BOSS专用补给道具才能进行的如此顺利。

此刻扑在云雀恭弥冰冷的大门前几乎要泪流满面的DINO终于想起来了他的手表。看似普通的手表按下一个不普通的隐藏按钮后,跳出来的小格间里平稳的糖着一张很小的却特别不普通的照片。[此手表由夜/神/月先生赞助提供,全世界仅有两款。]

虽然jpg.小的不行,但是这块手表中的隐藏道具也多次为独自出门忘记携带道具“照片魂*罗马里奥”的DINO提供了不小的帮助,但前提是他得想的起来。出于爱,他想起来了



← 探讨两个人如何做出3P的效果/10069/FIN/ | HOME | 所谓邻居/4/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