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力距离/3/

2009/08/23 21:40
-
獄寺從來沒有給自己床邊安置過鬧鍾,這倒不是因爲他的生物鍾多麽准時,原因有兩個,其中一個是他懶得去買,再一個是他無所謂自己是否遲到。盡管如此,獄寺隼人也不是經常會遲到,覺輕的像一只貓,一點點突然驟升的聲響幾乎都能驚醒他,在床上躺著睡覺的時間從來不會超過5個小時,在家裏最長的時間獻給的是自己的沙發,其次是書桌。一直睡不滿5個小時,即使很累很困,也無法真的去繼續睡眠,心情好的話會稍微再休息一會,心氣不好的話就會有點懊惱的起床。

所以獄寺隼人的出門的時間幾乎是無法預料的,但是相反的是,山本武的出門時間卻是十分固定規律的,這也許是出于運動員的基本素質,或者山本老爹每早一歌的緣故。出門的時間總是保持在那上下限十幾分鍾的時間段內,每天看起來都十分精神飽滿的,看起來特別樂意特別享受的去上學。

從電梯間出門後看見對方的幾率小于百分之十,當然這也就只是個用時不超過3秒鍾估算的概率,畢竟沒有人真的去用計算器或者編寫一套公式之類什麽的認認真真地去計算過。至于今天,是屬于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之一。

今天屬于百分之九十中睡過頭遲到的那一種,說起來這也算是個滿少見的種類。
起因是獄寺隼人昨天晚上作了一個夢,具體是什麽在醒來的時候就忘記了,但記得似乎是一直在用十分難看的姿態逃跑,即使難看,卻又意外的心安理得,于是就這樣無止境逃亡了下去,甚至連生物鍾什麽的都棄置不管。醒過來的時候是上午8點30,自然醒,盡管剛起床覺得頭腦昏沈,身體卻似乎很精神,大概是真的很久沒有認真休息過了。
准備出門的時候忽然想吃點什麽東西,想起來昨天山本炒的菜還剩了一些在廚房放著,走過去但結果卻是拿了兩片土司,沒有上果醬,塞在嘴裏有點幹澀,摩擦著舌頭與喉嚨覺得有些咽到。偶爾會聽到哪家做早餐切東西的聲響,或者哪家的小孩用著不標准的語言和父母說著些什麽有的沒的的話,再有就是風鈴的響聲,也有過幾聲鳥的啼叫,高層樓就是這點不好,因爲太靜了所以什麽都能聽到,連忽視的可能性都沒有。

-
星期一的早上山本武遇見了一場告白。

因爲入秋,教練突然心情大好的決定大家每天早上一起進行晨跑,說是秋天的早晨跑跑步就會覺得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有著提前到達的好習慣,所以這個星期一山本很早就到了學校,大概就是剛剛走進教學樓走廊的時候,聽到通往一年級的甬道方向響起了有點熟悉的聲音,與印象中大大咧咧的感覺不同,聲音顯得十分害羞,不好意思,甚至有些微微諾諾維維,但是根據那句剛好被山本走進來撞到的‘我喜歡你’之後,說的特別小聲的‘笨蛋相裏’的稱呼,大概可以確定這應該就是同班同學木村百合子了。山本武反應過來後打算立馬退出去,走另一條路去班級,畢竟不管是這麽橫沖直撞進去打擾人家的告白,還是在這裏偷聽,都似乎不大合適。

感歎了一下,這似乎是第一次看到認識的人告白現場,山本覺得有點緊張,但是也並不打算繼續聽下去知道結果,在山本武的大腦裏,戀愛這種東西應該距離自己目前的人生還有那麽一段距離,即使偶爾會在鞋箱裏,桌子底,偶爾翻開的一本書收到過各種各樣的莫名其妙的情書什麽的,但是總覺得那與自己所追求的東西相差甚遠,至少應該不會是這麽隨便的一頁紙的東西。

之後大概是第二節課下課的走去教室前面丟垃圾的時候,聽到了不遠處女生的攀談,說的聲音並不大,但是山本武還是聽見了,關鍵詞有兩個,一個是木村,一個是被拒絕了。就在他忍不住想在混亂的人群裏看一看兩位當事人得情況的時候,獄寺的聲音意外的響了起來。

——“早上好”
短暫的三個音節,一下子幾乎都沒時間聽清楚就過去了。
一時沒回過神來的山本楞了一下說“……早,嗯早!”

-
到了班級門口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個死蠢的白癡捏著大概是喝空得牛奶盒子的一角躬著身子,朝著垃圾桶遲遲不丟進去,頭卻心不在焉的偏到一邊,茫然的看著嘈雜的班級與桌椅,一臉三流言情劇(當然實際上獄寺隼人並沒有看過,不過他估計應該就是這副蠢樣)男二號看著女主角和男主角歡樂的蹦蹦跳跳幸福離去的身影的蠢表情。大概是剛腦補到下一鏡頭自然而然的出現了女二號在樹後面一臉癡情的看著男二號不敢上前神色心疼又難過(……)的時候,獄寺接著反應過來自己就這麽站在班級門口盯著山本武那個蠢貨已經好一會,而那個蠢貨他竟然完全沒注意到。腦補與現實形成了某種極度違和感的相似,獄寺在自己忍不住炸毛踹過去的前一秒,自動秒關了腦補視頻框,鎮定地輕咳了一聲,爲了表示與自己剛睡醒混亂不堪的大腦嚴重劃分界限,還特意用著快到不行的語速說了一句“早上好”然後邁開步子就朝座位走。

山本似乎被這句‘早上好’敲醒了一樣,松開手終于讓空牛奶盒掉進了垃圾箱,楞了幾秒鍾,才對著其實已經走出好幾步的獄寺回問了好,獄寺裝作沒聽見他徑直回到了座位,不多一會,山本路過獄寺的桌子,也回到了他的座位。換了座位以後,他們剛巧是靠窗那排桌子的第一桌和最後一桌。

之前之所以選擇這個位置,是因爲就地形來講這個角落足夠偏僻,靠著窗子,除了這一排的人以外一般人沒得路過。結果真的開始坐在這裏之後,又多了可以提及的優點,靠著窗子確實是個不錯的選擇,他開始能理解爲什麽山本武那個家夥可以在這裏睡得那麽香,即使是獄寺常年的失眠症,有的時候呆在這裏也意外的覺得和祥的讓人發困。
大概過了沒多久,上課鈴就響了。

老師講著些無聊的題目,獄寺盯著老師看了一會,然後低下頭盯著自己的書本發呆。最近的腦子,似乎真的用的太多了啊,總覺得是該休息一下。說話的次數,情緒波動的次數,腦電波混亂的次數什麽的,都太多了,以至于一處在這麽可以讓人安靜下來的正常環境,大腦就顯得十分疲倦。真是麻煩,這樣。什麽時候才會回到以前那樣呢?

不用吃些勾起莫名其妙食欲的味道奇怪的湯或者並沒有抄到剛剛熟的食物,或者開始認真聽一些課程學習題目更加易懂的解法,不需要總是忽然失態的吼出某些句子,也不需要思考一些有的沒得令人厭惡的事情,家裏的冰箱不用塞滿牛奶,不用看著手機裏明明沒有付錢訂購卻如期而至的天氣預報,出門指南短訊,持續對雨天的厭惡。

天氣逐漸變冷,可見的綠色植物逐漸減少,因爲班級在四層,可以看到高處樹幹一些死去的昆蟲,才是剛剛開始變冷的季節,卻縮成一團,好像表示懼怕一樣,輕易的死掉了。

-
從來沒有缺少過什麽感情,什麽愛,因爲根本沒有得到過太多,所以以爲得到的就已經足夠讓人滿足。不承認喜歡誰,不承認接受誰,從來不是因爲傲嬌之類什麽的理由,只是如同卷曲著死掉的昆蟲一樣,懼怕得到後又失去,害怕夏天過後的冬季。

-
獄寺說完那個令人意外的早上好,就徑直經過了自己,天氣已經逐漸變冷,空氣裏的水分逐漸稀薄,陽光透過這樣的空氣,顯得冷冽的不少,而此時此刻正照射過獄寺然後到達了山本的眼睛。透明的皮膚,淺灰的發色,洗的發白的校服,他們的邊緣折射著這些光。

大概十年二十年後,不,就算是更老的時候,此時此刻印在眼球上的光景,應該也還是只要想起,就還是會自然而然的開始放映,這樣的念頭,突然竄進山本的大腦。

會一直記得吧。
仿佛紀錄這一切是件很累的事情一樣,他擡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
回到了座位之後沒有多久上課鈴就響了,數學課,上次的課程自己似乎是在發呆中度過的,所以現在所講的內容幾乎完全不會。對著不感興趣的東西,山本武向來是得過且過的處理方式,所以即使不喜歡,也不會完全不聽,大致懂一點就可以了。考試的時候總是剛好及格,這樣只要再行爲低調安靜一點,老師也就不會總來找麻煩了。

一列的座位共有7個,他和獄寺之間有個五個人。獄寺總是習慣于用右手拄著頭,目光停留在教室的窗外。而一般坐在這一排的同學,只要是想認真聽課的都會側過身子,面向老師。這樣山本只要把椅子移外一點,就可以輕易的看見獄寺了。

産生這樣的習慣並不突然,有點像時間的潛移默化,總之等山本察覺到之後,他已經習慣于總是把自己安置在類似這樣一個可以看見獄寺的地方,然後自然而然的看著他。

他從來沒覺得自己這樣是不正常的或者異常的,因爲這就和他‘要是路過了有人在打棒球的空地,不管有什麽事情,都會自然而然的停下腳步看好一陣子’這樣的舉動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這樣看了一會,他把目光瞄去了挂著鍾表的位置,打算查看一下還有多久下課。掃過相裏同學的座位,他才忽然想起來今天早上的發生的事情。說起來看來木村同學是失敗了呢,山本這樣想著,然後又把目光朝木村同學的座位投去。

她的表情和神態看起來十分正常,似乎正專心的聽課並記著筆記,完全沒受到影響的狀態。

不過看她這樣一副沒所謂的樣子,好像不象會是已經向比較好的朋友傾訴過了的樣子,相裏應該也不會把這樣的事情和別人說,那麽別人又是怎麽知道的呢?或者也有其他人和自己一樣偶然看見了早上的告白?

……

『阿哈哈……真是的怎麽就突然想了這麽多呢,明明也不是多感興趣的事情』

山本撓了撓頭,把視線轉了回來。

-
獄寺今天沒有在圖書館坐到晚上,他直接回了家,選擇了地鐵,覺得快捷一點才是更好的選擇吧,完全搞不清楚自己爲什麽一直以來用走路這種又累人又浪費時間的方式回家。

『好吧,也許他能省些錢。』

從地鐵走出去的時候,他忍不住縮了縮脖子,天氣卻是冷了下來,如果長期處于這種環境可能察覺不出,但是從已經開始開了暖氣的地鐵走出來就有些冷了。于是考慮著明天是不是該穿個外套什麽的。

回到了家先洗了個澡,身體才暖和了起來,想起來第一次在雨中狼狽的要死的模樣,最後還是沒有更換成澡盆,于是有點忿忿不平起來。之後從書櫃了隨便抽了本書,窩在沙發上開始翻閱。

坐定了之後發現那是乙一所寫的《暗黑童話》,是日本的作家。獄寺很喜歡留戀書店這樣的地方,不過更喜歡比較學術類的書籍,而不是太過傾向于小說之類的東西,當然黑手黨是個意外,他讀過不少關于黑手黨題材的小說,電影也看過不少,源于某種莫名其妙的狂熱心理吧,他小時候就特別喜歡這些。乙一這個作者是無意中發現的,在學校的圖書館,當時做筆記做的有些累,然後就近隨便拿了本小說來解壓,結果就這麽喜歡了。

算是懸疑類恐怖小說的作者,但是寫的東西卻有著很難得的韻味。
他故事裏的主角總是那種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家夥,或是因爲感興趣的東西特殊,或是因爲天生的性格,或是因爲不擅與別人交流,他們默默無聞或是假裝融入世界的活著,沒有人真正注意到他們。總之就是關于這樣的一些家夥的一些事情。

有的時候獄寺會想起自己,不管在哪,從小到大,他也總是帶著這種格格不入的標簽活著的,實際上他並不介意這樣一直戴著這樣的標簽生活。
或許這樣其實更好。

他不記得自己是第幾次讀這本書,不過最近應該沒有閱讀,所以就開始讀了起來,這一直持續到自己家的門傳來了敲門聲。

“獄寺,是我。”

山本武的聲音。

-
往常所熟悉的位置,今天並沒有人在,山本武朝周圍再次來回看了一遍。

「確實沒有啊……」

其實這也確實不是一開始就約定好的事情。最開始的時候,訓練後會偶爾看到獄寺剛巧離開學校,詢問後才知道獄寺放學後喜歡在圖書館呆上一陣子,當時所說的理由似乎是‘不喜歡回家寫作業,所以想在學校全部做完’。之後如果自己訓練結束的早一些,就會去圖書館看看,然後等著和獄寺一起回家。

沒有任何理由,只是覺得剛巧兩個人的住處很接近的緣故,才這麽決定的吧。
所以如果有一天對方並沒有按照以往的習慣而提前走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山本武用左手的指腹磨蹭了一下桌子的棱邊
這並沒有什麽不對,卻還是覺得有些失落

這樣的失落在山本武的世界並不少見,還是拿棒球來做比方的話,這就和被老爸搶奪了正在播放棒球聯賽的電視機使用權差不多。只要過去了一些時間,這種感覺就被自然而然的慢慢抛到腦後了。

抱著其實也並沒有什麽,獄寺只是來不及通知自己,平時更是沒有使用移動電話聯系的習慣,因爲似乎總是不會距離對方過遠到需要用電話聯系的距離,所以這個時候也不會想起用發簡訊的方式來通知,

「……」
「……」

「……」

也不過就是這樣的一些原因。
山本武朝著家的方向繼續步行。

一模一樣的路線,所熟悉的草場,巴士站,一如既往在店門口放著些流行歌曲的商業街,聞到了空氣中彌漫的香味就很想快點回家吃飯的燒烤店。

卻沒有辦法象之前的每一天一樣邁著輕松的步子,即使下了雨也不著急躲避,時時刻刻所保持穩定的心跳(教練所提倡的生活中時刻都保持心跳的正常跳動,在比賽的時候才能夠鎮定自若)。

「急躁 」

對于這樣的急躁山本武沒有任何方法擺脫。不管是加速換氣,還是專心克制,那種急躁的感覺就如同疾速成長的藤蔓一樣纏繞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想要見到他

見到,見到獄寺」


-
明明是窩在自己認爲安全的地方看書,卻忽然間聽到了山本的聲音,這樣突如其來的變動讓獄寺一下子緊張了起來,原本慵懶在沙發裏的坐姿也瞬間變得僵直。被驚到的神經幾秒鍾就恢複了過來,然後立馬轉化成了不滿與怒氣。

“搞什麽啊,突然之間。”獄寺扭開門的鎖一邊在嘴裏嘟囔著

從來不知道事先打招呼,暑假的時候也是這樣,早上7點莫名其妙的敲響了自家的門,熬夜到5點多的獄寺才剛睡下不久,就被莫名其妙的吵醒,滿面不愉快的打開門,對方卻全無自覺的擺出一臉明媚,一副剛要說話的樣子卻又在見到自己後變成了好像看到什麽讓人驚嚇得東西一般自顧自的停頓呆住。

我說,在這種暑假的早上看見這種笨蛋突然出現在門口的自己,才是應該露出這樣的表情的人吧。

獄寺一邊開門一邊忍不住在腦子裏回憶著。而且最過分的是,一大早就來打擾自己的目的,竟然是問一道狗屁的數學題,笨蛋,假期作業這種東西,不是簡單到笨蛋都會做的嗎,爲什麽這個笨蛋卻要特地跑來問自己阿,就算有免費早餐這樣的福利,事後想起來還是一樣窩火。

即可修,那個時候才睡了兩個小時,早餐正常也要11點左右才吃嘛

打開門映出的臉龐,和記憶中並不相符。
並不是說長相不一樣,而是印象中那個就算地球毀滅也還是一臉‘那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拉’的永遠著急不起來的表情,此刻卻被填滿了不安與焦躁。

「不安 」與「焦躁 」

這不是永遠不該出現在山本武那家夥的字典裏嗎?
就算比賽的時候情勢多麽緊張,也依舊會露出自信的欠扁而認真的笑容的家夥

「現在 」

又爲什麽,
會是現在這個樣子呢?

爲什麽,
會這樣出現在自己家的門口呢?

打開門只是一瞬的時間,但獄寺的大腦卻一下子被各種各樣的問題塞滿了,來不及發火,質問,甚至思考。優秀而總是迅速的面對任何問題都可以最快的找出應對方案的腦細胞此刻卻如同中了什麽該死的病毒。好像如果真的簡單去想一下一切似乎就都會清澈明了,可是,可是無法這麽做。

沒有辦法邁出那一步,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
因爲不知道該用什麽表情而一臉呆滯,四肢也仿佛被注入了鉛塊一般不知道怎麽行動。




← 听力距离/4/ | HOME | 听力距离/2/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