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usion[692727][架空]

2009/06/21 20:17
永远只能是个没有结局的别离

/1/

他和那个少年说的一句话是这样的
“你好,我是六道骸。能和你同居吗。”

很好,这是个十分不错的开头。他们之间的第一个交流,一个包含了问候、自我介绍和目的祈使句。

这样的开头可是能在交友行为规范测试中拿到满分的哦☆
哦呀……不不。其实这并不是真正的开头。

泽田纲吉可是一早就发现自己被这个男人跟踪了。

“哦?”少年轻偏了下头,原本毫无波澜的表情轻轻扭动了一下,变成一个还算好看的微笑。这样的表情停滞了几秒钟左右,少年便开启了唇齿“好啊,不过请帮忙支付学费和生活费呦,先生。”

“成交。”

没错,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事情,随着那一句“成交”这个男人和这个少年,具体的个体指代是六道骸和泽田纲吉。他们就这样轻描淡写的协定同居了。

他们同居在一座公寓的顶楼。从公寓这个住处可以看出来,六道骸的生活层次并不低。但是具体就职怎样的工作,泽田纲吉其实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不过大概就是工程师或设计师吧’泽田纲吉是这么猜测的。
他们两个能接触的时间其实并不是很多。早上的时候泽田纲吉从来都会在7点起床走人,而六道骸则会晚一个小时。他们不一起吃早餐,也绝对没有一个人帮另一个人制作人妻便当的习惯。中间的时间我们可以暂时忽略。毕竟他们两个从某种角度来讲只是普通的上班族和高中生而已。如果愣要挑出点不同的话,也只能说六道骸看起来绝对是个十分有城府的人,而泽田纲吉则是一个13岁开始父母因车祸双双离世领着政府基金并在每一三五六日放学后定期去快餐店打工却并没有任何监护人的小孩。

除次以外,他们与常人无异。他们都是普通的人类。

晚上的时候泽田纲吉会先回到家,因为自从和六道骸先生同居后,泽田纲吉已经没有那个必要去快餐店打工赚取生活费用之类的东西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可以闲在那里看看电视打打游戏睡个懒觉温习书本之类的,他需要准备晚餐。

晚餐多数是青菜和水果。六道骸并不喜欢食用肉类,他也讨厌调味品[虽然他其实从来没有明确的表达出来过]。六道骸还很喜欢方便面。但是他总是抱怨泽田纲吉做的方便面没有他自己做出来的好吃,还总是一脸自豪的说下次我煮给你叫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极限的极品方便面。是的,每次这个时候,六道骸的自恋本质就暴露的一塌糊涂。
可是他却一直都没有煮给泽田纲吉吃过。是的,至今为止,依然没有。

晚餐过后,他们多半会一起看看书籍,看看财经杂志,时事报纸。然后冲凉睡觉。
因为他们的关系如此,所以他们睡在同一张床上。
六道骸很少会在个时间在床上拥抱或是对泽田纲吉做其他事,他只是一直侧着身注视着他。
当然六道骸并不是传说中的性冷淡无欲主义者。有关人类本能的问题,是发生在以上叙述中六道骸想要做的任何一个时间里的。

/2/

现在是傍晚6点20分,一如往常,六道骸和泽田纲吉正在吃晚餐。今天的晚餐是凤梨罐头,花椰菜蒜泥,蛋包巧克力和pasta。正常人接受不了的菜单。
六道骸叉了块凤梨放在嘴里。

“凤梨果然还是新鲜的好吃阿,你认为呢?”
“是啊,先生。不过我觉的罐头装凤梨比较有喜感不是么。”

六道骸抽了抽嘴角,没再说什么。大概除去牙齿咬过凤梨罐头切块或花椰菜的梗的声音以外一切安静时间持续了一分钟左右,很少主动说话的泽田纲吉说

“先生,Tsuna死了对吗?”

六道骸着实是愣了一下,是的,就算他依然保持着正常的表情,继续着用叉子叉凤梨的动作,不过他还是有点惊讶的。他轻抬了下头,看着泽田纲吉的脸,然后又把视线集中在了他毫无生气的褐色眸子上
“哦呀哦呀,你果然是知道他的嘛~”
“当然,而且可比先生你知道的早的多哦。”
“是嘛~”六道骸其实有一点生气了。

“其实你和他除了长相,完全不像。”
“是呢,先生,小时候有很多人这么说。”

六道骸放下了他的叉子,然后优雅的向后挪了挪自己的椅子,让自己有足够的空间站起来。
“其实,你也是个很有趣的人呢”六道骸站了起来饶顺着桌子的边朝泽田纲吉走过去“所以,クフフ…”他走到了泽田纲吉的面前,用右手里的叉子挑起他的脸“能不能别提他了呢?”

“可惜不行呢,先生,这条我不能答应你。”


/3/

在两个月前的那一天,六道骸的恋人死了。
在战事中。
不用怀疑,他们也还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里。只不过做着有点危险的工作罢了。

在那一天,他的恋人刚巧碰上了麻烦。总之当六道骸见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奄奄一息躺在巷角了。他的衣服很凌乱或者说其实根本已经破破烂烂的了,很多地方都染着血迹,褐色的头发上也有,和汗液一起让本来翘起来的部分倒塌了下去,他完全没注意到他来了。他一下都没睁开他的眼睛。

六道骸走了过去弯下腰,大力的拽起恋人的衣领把他整个提了起来。
“呃…咳……咳咳”他的恋人几乎是竭尽全力的将眼皮抬开了一条缝,是的,如果你在连痛感都快消失掉的死前还要被人这么粗鲁的对待一定就算累死也会想看看这个混蛋究竟是谁的。视觉太过模糊,以至于他根本看不清他是谁,他混沌的大脑也根本派不上用场。不过他知道这个人只能是他的恋人。

——六道骸阿……
——骸……

——你来了阿

六道骸看着他的恋人。他很轻,所以很容易就能被提起来。他看到他的眼睛只睁开了一条小缝,却还是那么一如既往地好看。
‘明明是褐色的眼珠看起来却好像是黑色的。’六道骸那个时候想。然后感觉胸腔紧了一下,他觉得忽然有点难受。六道骸看到他的恋人似乎笑了起来。虽然他明白以他现在的状况是根本做不出那个表情的。

‘可是他的眼睛好象笑了一下’因为他们的脸离的很近,所以他看得很清楚。

他用另一只手环住了恋人的腰部,然后松开了提着他衣领的那只手。当他的身体由于地球引力掉下来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虽然隔着衣料,六道骸还是能感受到恋人的心跳,并不是以为的那样虚弱的感觉。心脏一下一下跳动着,坚持而看似充满生机的跳动着,好像是刻意要制造那种戛然停止的一刻带给人的绝望感。

如果从远处看起来,他们现在就好像彻夜未归的情侣在巷角拥吻。
六道骸小声对着怀里的恋人说

“请放心吧,我不爱你了。”

大概之后又过了十几秒,六道骸感觉到泽田纲吉的心脏停止跳动了。六道骸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僵硬,他也觉得有点冷。他轻力的把他的恋人横抱了起来。

“你脏掉了呢,我们回家洗个澡怎么样。”他露出了好看的微笑对着恋人的尸体这样说着。然后迈着步子朝住所走去。

/4/

六道骸回到家之后,把泽田纲吉的身体轻置在了浴缸里。他没有帮他脱掉衣服,也没有打开热水。大概这样呆了几分钟之后他自己也躺进了不大的浴缸里。

这个时候泽田纲吉的身体已经失去温度了,白瓷的温度也冰的吓人。
‘有点冷’他这么想着。
然后他紧紧的抱住了泽田纲吉。

再然后
六道骸他想他可能是哭了。

/5/

之后六道骸生了病,他发了高烧。但是生病后的第二天烧就意外的退了。现在他要去上班了,他醒的稍微有点早,所以7点10分就走出了家门,他并没有吃早餐。

在一条路上,他和一个少年擦身而过。他觉得他的心脏都几乎跳差了一个节拍。
那个少年好像和泽田纲吉长的一模一样。
他几乎是疯了一样立马回过头放弃了原来要走的路跟了上去,然后就这样开始了长达两周的偷窥与跟踪。

偷窥,尾随,跟踪得到的观察报告如下:

1。少年真的和他的恋人长的一模一样
2。少年今年在井盛中学念高中三年级。
3。少年每一三五六日在距家有50米的快餐店打工。
4。少年没有其他家人。
5。少年很少与其他人做不必要的交流。
6。少年不管在生活中的哪一方面都很优秀。
7。少年的名字是泽田纲吉。
8。少年需要钱。

天杀的这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六道骸十分的明确。
这个人和他的恋人只有长相一样。他们几乎是相反的人类。就好像镜子的两面。可是如果你发现了和死去的恋人长相一致的人会就让他这么从自己的手里溜走么?答案是当然不会。当光是偷窥与观望已经满足不了六道骸的时候,他就去搭讪那个少年了。

而且轻而易举的成功了。

/6/

泽田言纲和泽田纲吉是双生子。
他们的长相一模一样,但也只有长相一模一样。

泽田言纲是个优秀的小孩,而泽田纲吉则不然。这在两岁的时候就已经体现了出来。那个时候言纲已经不会哭了,他甚至已经会背九九乘除法了。他是个完全不需要操心的小孩。

他们生活在一个不错的家庭里。但再好的家庭,如果有两个小孩,作父母的还是会不自觉地去比较。不得不说,这种情况之下,一般人都会表现的更喜欢泽田言纲的那样的小孩子。亲戚也多会这样和自家的小孩子说“要学习言纲哥哥呦~”“要成为那样优秀的小孩子呦~”

可是实际上,更加亲近的却还是泽田纲吉那种露着属于他年纪的笑容的正常小孩。对于这种优秀的一塌糊涂眼神里却永远毫无生气那么小就用着一副看尽人间冷暖的表情观望世界的孩子,多少还是有点介怀的。

可是泽田言纲其实完全不在意这些。因为他只在乎Tsuna。他认为自己就是为Tsuna而拥有了生命的。
他最最喜欢Tsuna了。

还很清楚的记得5岁的一个树叶已经快要掉光了的的秋末一觉醒来,Tsuna就消失不见了。大家都忘了泽田纲吉这个人的存在,也忘记了泽田言纲的名字。不管怎么问都没人回答,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

圆滚滚的喜欢布丁喜欢微笑总是温暖的在自己身边来回转从不脱离自己的视线以外的小孩子。
不是说好了等下雪了的时候一起做雪兔么。

"Tsuna。"
他经常恍惚的盯着镜中的自己。带着大概名为想念的表情。
但他知道Tsuna一定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好好生活着。血系的直觉。

然后13岁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去世。他也是从在那个时间决定开始寻找他的Tsuna,他想自己应该先需要一笔钱,所以他学会去打工。这样的日子过得格外的快。

直到有一天他感觉到Tsuna死了。
他死了。
他否认了自己的直觉。

三天之后,他发现有位先生开始跟踪他,那位先生总是不停出没在他在场的任何场合里,不管是学校快餐店家附近地铁站超级市场或是一条普通的路径。两周之后,那位先生走到自己面前问自己是否可以与他同居。
他同意了。
他觉得这位先生和他的Tsuna有关系

他和他生活在一起。一起吃晚餐,睡在一起,一起做爱。晚上的时候那位先生会一直侧着身盯着自己。
在某些更早回去公寓的时间,泽田言纲会一直寻找房间里和Tsuna相关的蛛丝马迹。
他找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和自己长的依然一模一样的少年和那位先生在自己从未去过的场景的合照。Tsuna依然笑的很漂亮。泽田言纲这样想。

他们好像过得不错,泽田言纲这么以为着。


/7/

如果说一开始泽田言纲是为了找寻有关Tsuna的消息而接收了同居,那么后来则绝对是有了其他的情绪。
他感觉当拥抱那位先生时,好像就能感受到Tsuna的心跳。可是他同时又觉得自己这样是不对的,但又舍弃不了这种感觉。

泽田言纲觉得自己有的时候很讨厌那位先生,有的时候又意外的喜欢。
他对这样的自己有些无奈。

Tsuna已经死了,他这样告诉自己。
‘其实说起来自己更应该追随他堕进那样的死亡里不是吗。’泽田言纲这么想着。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放不下的是什么。
明明自己就是为了泽田纲吉才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8/

“先生,为什么要煮方便面给我吃。”
“因为你煮的pasta完全不地道”
“那么先生应该煮地道的pasta给我才对啊。”
“能吃到全天下最好味的方便面你应该庆幸,而不是在这里发问不是么。”

“先生,这个不是只煮给Tsuna吃的么。”

六道骸停住了他正要在煮沸的水里加蛋的动作。自从上次那个有关Tsuna的询问开始,泽田纲吉就开始不那么少话了,甚至已经无休止的说话到让人烦的地步。而最让人讨厌的是,不管是什么话题,泽田纲吉最后都会扯到Tsuna身上。

“先生,你很爱Tsuna对不对。”
“先生,你为什么不跟着Tsuna去死呢?”
“先生,Tsuna很喜欢你,我知道。”
“先生,你打算忘记Tsuna是吗?”
“先生,你在害怕什么呢?”

水已经过沸了,现在才加蛋是不可能做出最好味的方便面的味道了。
——哦呀哦呀,我在害怕什么

“クフフ,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讨人厌呢?”
“是呢,先生,很多人这么说。”

——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说不定早就去死了。

/9/

对面是和自己死去的恋人长相一致的少年。
对面是曾经和最重要的人生活了多年的男人。

你看,这是多么狗血的剧情。

就像死去的恋人重新站在了自己身边。
就像通过一个媒介又和他生活在了一起。

你看,多么糟糕的想法。

这个情况糟糕到作者想要直接就over在这里。
可这实在是个不负责的结局。
那么,请问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结局?

已经注定了nice boat的收场

/10/

结局一

他们继续维持着糟糕的这种状态,看似幸福的一直生活在了一起。
{纵然两个变态基本上不会造就这样的结局}

结局二

他们一起迈向了死亡。
{这是一个理想的结局}

结局三

六道骸迈着大步走到泽田纲吉的面前,揪起他的领子把他从椅子上拽了起来然后摔到了地板上。泽田纲吉因为摔得太大力,整个人甚至都被木质地板反弹了一下,他用手腕撑起身体,笑了笑。

然后颤巍的站起来朝六道骸干净利落的挥了一拳。
他们先是互相挥拳,之后完全扭打在了一起,豪不担心的不停用尽全力攻击着对方。他们在那个小厨房里从站着打到躺着打,揪着对方的头发狠狠地朝地板上敲。

火还烧着锅底,发出兹拉兹拉的声音。
里面的液体越来越少,煮面现在应该已经不能吃了
后来彻底烧干了锅。

打完之后他们开始收拾厨房。六道骸伸手去碰他的锅,然后食指上立马被烫出一个泡。
打架其实是个让人理智的好办法。
疼痛也是

这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泽田纲吉没有回六道骸的公寓。
六道骸没有任何表示。

再之后泽田纲吉就再也没出现过。
但六道骸想,那个人应该不会选择去死了。

{这是一个现实的结局。}


NICE BOAT
烂尾
但,全篇已完。
抱歉伤眼[鞠躬]



← 關鍵詞:幼齡\中暑 | HOME | 漫延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No title

嗷嗷嗷嗷好姑娘我要抠去当脚本……!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