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音符

2009/06/22 01:42
》》》云雀恭弥

大概已经下了有两天的绵延的雨。道路都已经被积存的雨水淹的不成样子,踏进便可以轻易没过脚踝。

这场雨成功的驱散了人群。就算偶尔有人在空荡的大街走过,也一定是有什么不得不办的事情。当然这不包括云雀恭弥。

讨厌群聚的云雀恭弥。

他撑着黑色的伞行走在街道上,对于这样的现状十分满意。然后他想着去江畔走走,这么想着也就那样做了。路间惊飞了拘泥地面的麻雀,总是三只一起,稍有危险便集体惊吓的逃跑。云雀恭弥讨厌这种鸟。

那样寂静到只能听到雨声的环境。
一个人都没有,更没有群聚。

于是云雀恭弥不自觉的提起了嘴角,露出了浅淡的微笑。

大概是因为很高兴,他甚至朝着以前从未走过的方向,延着小路行走。一直到,走倦了,于是他打算回去了。

石阶很漂亮,大概是太久以前修建的,甚至边边角角出现了磨损露出了凸凹不光滑的石子,那样子如同啃咬了一口便丢弃的苹果。柳树的枝条沾着水划过伞面,能听到那种嘶嘶拉拉的响声。然后云雀恭弥发现在这嘶嘶拉拉的响声之下,还有谁在演奏的声音。

似乎是小提琴,又或者是口琴。

于是云雀恭弥停住了继续迈向石阶的脚步。
他回过头。

从来时到现在,其实并未见到什么人,那就更不可能有演奏乐器的人。而此刻和他刚才的所见相同。
什么都没有。

可是,那声音在。

并不是什么多么精彩的曲子。简单到练习曲的程度,甚至断断续续的偶尔还有出错的时候来回重复了几下然后继续。

云雀恭弥很好奇。

于是他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下了石阶。大概是从左边传出的,于是云雀恭弥舍弃了来时的路,踩在了草地上。雨水使草地泥泞不堪,但大概是受了那声音的吸引,云雀依然没有停止脚步。

因为那声音的确越来越清晰了。

不过最终云雀还是止住了脚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面前只剩下蒿草布满的江堤和雨水滴满的江水。

而且演奏的声音戛然停止了
然后隔了一会演奏又重新的开始了。

云雀恭弥就那样握着伞的手柄,眼睛失焦的盯着面前的蒿草。这样站着大概很久了吧。
他觉的很好听,这曲子。虽然平淡的不得了又毫无技术性。于是直到曲子停止了再没响起。

他才轻声说了句:很好听。


》》》泽田纲吉

当那个少年说出“很好听”的时候。纲吉整个人都楞掉了。

是的,纲吉是一只落水鬼。
纲吉是一只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死掉的落水鬼。

可他离不开这片江水。只能在这里徘徊。

据说如果有人是在江里溺水死掉的,而死前又有着未完的夙愿的话,就很容易被江水所囚困。而离开方式就是完成夙愿,或者将去江边玩耍的人拉进水中,做自己的替身。

不过纲吉死的太久了,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以前的夙愿究竟是什么了。甚至姓氏都忘记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是纲吉。

而且纲吉又不忍心拉别人入水做自己的替身。因为这水冰冷的要死,初到的时候十分难受。

当纲吉在江边拣到那只口琴的时候激动的不得了,因为本能驱使着他演奏那东西。于是他真的吹了一下,并且吹响了。当时岸上所有的人几乎都朝着纲吉的所在地望去。

纲吉吓了一大跳,于是瞬间跳回了水中,甚至差点忘记拿口琴。
可是他真的一直期望着可以演奏那东西。
但岸边总是有人在,所以他一直不敢。而晚上自己又必须能回到水中。

直到这雨下起。

人不再出现,纲吉来到岸上,四处又观察了好一阵子,才开始吹奏。自己如同天生就会一样,对那口琴熟悉的很。甚至没有乐谱也可以演奏的出。

他开心的吹奏着,直到他看到那个少年。穿着白色的衬衫,打着黑色的伞,干净又漂亮的不像人类。他在那一瞬间怀疑他是否是人类,但下一秒,便嗅到了人类的味道。

是人类啊。
是人类啊!

纲吉停了下来。然后纲吉发现少年楞了一下,大概是对于突然停止的乐音感觉奇怪。

他并不怕?
他并不怕……

纲吉下定了决心继续演奏了起来。

他望着少年的瞳孔,纲吉感觉他正看着自己眼睛。所以虽然明明知道对方并看不到自己,纲吉仍然不由自主的脸红了起来。

于是他尽力好好的演奏,不要出错。

直到曲子结束了。然后那个少年说————“很好听”。纲吉整个人都楞掉了。
因为他想起来了。

一下子便记得了。模糊的记忆一下子清晰了,这让纲吉甚至有些不适应,甚至觉的难受。可是那些,有关于自己死前的夙愿,生活还有姓氏的东西却清澈的写在面前

生在音乐之家,却并没有任何音乐的天赋,一直努力练习着却终究只能演奏简单的练习曲程度的音乐。被人忽视,其实他想,就算只是鄙视的人存在他就满足了。可是并没有人曾经完整的听过纲吉演奏的曲子,并没有人给过他机会。不管是爸爸妈妈还是任何人,他们只追求着精致的乐章,复杂的篇幅。他们都遗忘了泽田纲吉。其实是否,他们在自己的葬礼上流下眼泪?或者,其实大家根本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这个人的死亡…………

那天纲吉一个人去了江畔,他想从这静谧的地方找到创作的灵感,那种自己既能演奏,又可以打动人的曲子。一定是存在的吧。

可是他坠江了。冰冷的江水缠住了自己。他感觉自己一直在下沉,似乎要堕入地狱。无法呼吸。冷。难受。

没有人说过自己的曲子好听……没有人完整的听过自己的演奏…………可自己就那么死了。都结束了。其实也好。可这也就是一瞬间。因为下一秒。纲吉开始不甘心。

为什么,不能,不可以,为什么。是我——
他变成了水鬼。

可是现在,他可以走了,水的束缚已经放开了他。因为那个听完了自己演奏的干净少年。

》》》》》

大概是因为太久没有写过字,纲吉在泥泞的地面上歪歪扭扭的写下:谢谢

写完他望向了那少年,如果不是身上微微散发着人类的气息的话,纲吉真的怀疑他并不是人类。那瞳孔凌厉而美丽。让人根本离不开视线。

以后,绝对见不到了吧……绝对见不到。

然后纲吉似乎是想否定自己般努力的摇了摇头。因为真的,不想——那样啊。

[是第一个]
[是第一个]
[是第一个]

[是第一个]

盘旋不绝于纲吉的大脑……终于鼓起了勇气歪歪扭扭的继续写:那么,以后还来吗?

问号在写了一半的时候断掉了,像是一个可爱的半圆。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这样问。我,即使不在是水鬼,却依然不是人类。

=================

云雀恭弥有点吃惊,他并没有想到这个会演奏的鬼魂会和自己用写字的方式交流。但这无关紧要,他还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具体的原因大概例如那曲子虽然是联系曲的水平但的确很好听,或者对于现在的状态十分满意之类之类的

但最重要的大概还是:那曲子里透着某种和自己相近的情绪。
这样的原因吧
云雀这样想着。

大概是很长时间的寂静以后。

“那么。今天我走了——————”

地面上又出现了新的字迹:嗯,那么再见。
这是故事的结局





← Initial feeling | HOME | 关键词:one dream →



Comment Post


Name:
Title:
E-mail address:
URL:

Edit password:
Private comment:Only the blog author may view the comment.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